【戒空(猪猴)】无题(1——4)

嗯我就是懒得取名字。

双向暗恋,而且是那种自己喜欢上了还不觉得的那种

戒空两个人的主视角切换

内容分成几个部分吧,表现他们关系的几个阶段

因为平时还有别的事情所以更得会比较慢,反正尽量暑假结束前写完,上学又要开别的cp的坑emmm


1.【猪八戒】

猪八戒这辈子都不会认错那双眼睛。

那双眼睛历经五百年依旧似火光鎏金,看一眼就觉如天山压顶、神魔齐吟。天蓬元帅握紧了九齿钉耙站在那二郎真君的身旁,花果山的天空风云涌动,不见日月,寒风飒飒,怪雾阴阴,那大圣便腾作一团流火,在百尺空中驾云而立,着紫金凤翎冠,金锁甲登云靴,如意金箍一挥便是荡气嘶鸣,最惊人的却是那双火眼金睛,蕴藏着巨大力量的灿金里总带着一抹玩世不羁、此生无惧。

 

也难怪五百年后,压在身下的高小姐“逮!”地一声腾起来变成一头陀猢狲样儿时,猪八戒还愣在方才突然再见的惊鸿眸色里。仿佛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大梦突然惊醒,梦里人着装如俗,就在他面前。

“好你个猪精,色胆包天!吃俺老孙一棒!”

猪八戒回了神,心下道不好,可不敢跟这闹天宫的齐天大圣斗法,随即化作一道狂风,打算飞回福陵山云栈洞去。只听身后一声怒喝:“猪精哪里走!你若上天,我就赶到斗牛宫!你若入地,我就追至枉死狱!”

 

 

二人在云栈洞前过了两招,那孙悟空见猪八戒一个闪神略占了下风,也未相逼,退了几步,喝问他来历门道。

猪八戒拄着钉耙喘了口气,看向那猴子,暗笑果然贵人多忘事,虽然五百年前在天上与齐天大圣交集不多,但众仙聚酒谈歌时哪里少过这家伙,再说那弼马温牵着马群来扰他天河安宁时,可还知我这天蓬。猪八戒心下骂了自己一声,管这猴子记得不记得呢,在意他干嘛。先赶了他躲回洞里再说。

猪八戒把自己天蓬元帅的身份和下界的原因尽数说了,孙悟空倒是记得天蓬元帅,听闻是在天上一齐喝过酒的旧识,眼睛一亮,跳几步到那八戒身前,“你这猪头竟是天蓬元帅,难怪认得我老孙!”

猪八戒见他金箍棒往身旁一收,贼亮贼亮的眼睛却敛了几分戾色,心下也没放松,知道孙悟空这人断不会轻易放过他,但也松了眉头,看他接下来要说什么。

这猴子,还是个瘦不拉几的小矮子,天宫上非凡的气势却没收敛,乍一看尖嘴猴腮的忒吓人了,其实仔细瞧着居然还挺顺眼,许是那双眼睛明亮锐利,形状精致,眼尾的妖纹又添些魄力。

猪八戒心口一悸,不再盯着他眼睛看。

 

“老孙做那养马的差事时倒是常去天河借你那水与马儿吃,你那时日可是风度不逊二郎君,今日居然落得个猪胎,还干起这好色的勾当。”孙悟空说道,已经忍不住些笑意,猴子手不老实地就想去捏八戒的猪耳朵。

猪八戒到底不是个孬种,听孙悟空这番言词便些或激了他,又岂容他戏自己的耳朵。一耙子便朝孙悟空打了过去,“嚣张的臭猴子!看打!”孙悟空接招,嘿嘿笑了几声上棒子跟那猪头打了起来。

 

这一打便打到凌晨二更天,猪八戒自知再打下去自己会慢慢落下风,毕竟斗不过个精力无限的天生灵猴,便找个机会躲了回去。孙悟空见他躲开,也不再追打,先回他师父那儿去了。

 

 

2.【孙悟空】

 

那猪八戒是有实力的主,方才全力打得那一下竟震得俺老孙虎口发疼。孙悟空飞回去的路上想着,揉了揉手掌。

事情后面也解决得顺利,唯一让孙悟空想不到的是,猪八戒居然也是受观音菩萨指点随唐僧取经的一员。那就是说,他是自己的师弟咯。

孙悟空在师父身旁撑着金箍棒歪歪站立,看那猪八戒戴上了僧帽,规规矩矩跟师父磕了头,算是入了佛门。多个挺好玩儿的猪头,接下来的日子也不会太无聊,孙悟空心想,嘿嘿一笑。

就是这一笑,差不离和猪八戒撞上了眼神,猴子愣了愣也没移开,猪却慌慌忙地错开了目光。便是孙悟空也尴尬了许分,过一会儿又觉得猪八戒这二师弟真个有趣,以后定要找机会逗他玩儿。

 

离开高老庄后,挑行李的活儿给了二师弟猪八戒,孙悟空心里快活,虽然行李对于他来说一点也不重,但是背着个担子自然不方便自由。现在好了,孙悟空在前边窜上窜下,东跳跳,西翻个跟斗,好不快活。

“大师兄,天要黑了,也找个地儿歇歇吧,你不累,师父也该吃饭了。”身后传来那呆子的声音。

啧,这呆子,定是他自个儿累了饿了。

“也好,天色将晚,不宜行路,悟空,我们先歇息吧。”三藏也开口应道。这下孙悟空也没什么好说的。

“行哪!”孙悟空一个翻空近了猪八戒身,“那可要劳烦师弟去找个落脚地儿,顺便弄点吃食来了。”

猪八戒一听皱起了眉头,“怎地不是大师兄去呢?我可没有你那观望千里的眼力,不知道要找到何年何月去呵!”

“那要是有妖精来祸害师父,你保准师父安全?”

猪八戒听了,只好答应,吁了口气,在一棵老树下放了担子,腾云上了天,好察看前路。

 

 

3.【猪八戒】

这矮不拉几的猴子,怎么偏生有这身本领,真个气人!猪八戒暗自嘟囔着。

要说猪八戒对孙悟空的印象其实不差,甚至可以说是非常的佩服了。只是如今这对唐三藏毕恭毕敬、乖得不得了的小猴子着实和那个不怕天不怕地的齐天大圣对比明显。猪八戒是不甘一世猪相的,但是也不愿意取那甚么真经,对他而言,幻个人形在凡间娶妻生子再好不过了。于是对于孙悟空这幅样子,猪八戒很有点不屑,还有点对唐三藏的不满,但也确实不得不服他大师兄那一身本领。其实师父,人也挺好的。八戒心里想着,也是认了命了。

 

八戒看着了山间有个村落似的地方,晚间还有炊烟袅袅,看起来人气儿旺,离师父他们的地方也不远,是个去处。

猪八戒朝那处飞去,还侧头看了一眼师父他们休息的地方,心里却胡思乱想着不知道些什么东西,最后脑海里是一张笑得天真灿烂,又突地愣那儿了的傻兮兮的猴脸。猪八戒一惊,落地时摔了个狗啃泥。

死猴子。猪八戒心里暗骂。抖了抖泥巴,看着前面不远的村落,还是幻了个形,省的吓到人。

 

猪八戒摇身一变,相貌是他在天上时的面皮,煞是英俊端正。他走进村子里,找了户人家,说自己是来打探路的,后边还有个师父师兄在等他,可否借宿。

那家的人看他相貌端正,谈吐有度,也相信他是大唐来的佛家弟子,便同意了。

 

4.【孙悟空】

 

猪八戒回来了,也就是孙悟空还是看着那钉耙才意识到这是他二师弟。

他二师弟回来时化了人形,是个带发修行的和尚样儿,衣服照旧破烂,相貌却着实不凡,浓眉桃花眼,匀称结实的身材。便像他之前说的,赛似二郎真君的好皮相。孙悟空一时开不了口调侃他。

孙悟空今天第二次呆住了。

倒是三藏开口了,“悟能,你现在是修行之人,还讲究这皮相做什么!”

孙悟空回了神,上前捏住猪八戒的人耳朵,“呆子!变成这副模样,又去哪儿勾引小姑娘了?还敢贪恋女色!”

三藏在后边叹了口气,大徒弟说到此,他也正想教训八戒几句。

“别别别,大师兄,我找到地方借宿化缘了!”八戒被他捏得可疼,一张英俊的脸边好笑地冒出两个大耳朵。

孙悟空扑哧一声笑出来,更是满意那对好玩儿的大耳朵回来了。

“我变成这样,还不是怕吓到人,我们又不是师父。”猪八戒连忙解释道。

“这还差不多!”孙悟空放开他的耳朵。

“既是如此,以后还是为师一起过去,也好给人们一个解释。”三藏道,“悟空,你此次便不必化形了,悟能想是见过施主了,还是把耳朵变回去吧。”

孙悟空应了,依依不舍地看那对耳朵缩回去变成人的样子。

 

“怎么样,大师兄,老猪这模样可比那杨戬差?”猪八戒突然侧头问他。

孙悟空微微抬眼斜睨他,只见一双垂着的桃花眼里满溢光华,笑意盈盈,却能捕捉到一丝促狭和捉弄的意思。不知道他老猪什么意思。

孙悟空心说没那么英武逼人,但其实比那二郎真君顺眼。当然了,孙悟空可不会这么答他,“整个一破烂乞丐!”并踹了一脚。

猪八戒嘶了一声,往前跳两步,嘴里骂骂咧咧地要离孙悟空远点,孙悟空见他躲闪,终于觉得有趣,便赶上去捉弄他。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