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格来说追漫威八年,对于大二的我,就是青春了。

谢谢老爷子,让我拥有这样的青春。

您已经去另一个平行世界当超级英雄了吧


【戒空(猪猴)】无题(26——30)

剧情需要,对女儿国的内容作了不少改变

打斗剧情较少,主要关注猪猴二人感情上的心理活动。

今天量贼少


26.【猪八戒】

师徒四人解决掉了腹中的累赘,俱是神清气爽,一大早带着行李便要上朝见国王。

如猪八戒所料,女儿国国王看见师徒四人恢复正常的肚子,眼神里多了几分讶然和挫败。看来是真不想让他们走。不过区区普通人类,料想也拦不住他们。

“西行路途极远而险,什么经能造福得了世间千万人家,值得你等跋山涉水?”女王长叹一口气,道,“不如在我这世外之地,享荣华安宁?”

“阿弥陀佛,荣华安宁之想,于出家人仅是空物而已,教化世人却是以妙音佛法普渡天下。”

猪八戒心知这女儿国国王不会轻易叫他们离开,他转头一看,孙悟空斜倚着宫殿里的柱子,色泽奇异的瞳孔散发着并不友好的神情,金箍棒在手指尖儿上随意晃荡,仿佛女儿国国王不让他们就此离开,他就要抡棒子开路了。

他突然想起前两天大着肚子行动不便的孙悟空,嘴角露出一个硬压着才看起来不明显的笑。

女儿国国王听言,沉默了一下,正要开口,却被一个急急忙忙跑进来的侍卫打断。

“陛下!陛下!死人了!”

 

变故发生得突然。原来,这日一大早,卫兵在宫里巡视,却在西宫花园里发现几具尸体,三个侍女,一位是国王的表亲,堂堂亲王。

发生了这样的事,谁也没心情再商唐僧师徒的事情,国王带上一位将军和几名侍卫,匆匆赶去西宫那位亲王的寝宫,唐僧师徒亦随其后。

得了,这下走不了了。猪八戒心里哼哼了一声,想想至少多几日好吃食,多待几天也罢了。

 

临近西宫,便听得见哭号声,看来这位亲王的死确实非同小可。

经过西宫花园时,猪八戒被孙悟空拉了一下。

“八戒,跟我去看看那个花园。”

“大师兄,你又不是捕快,妖魔鬼怪的事情我们要管,这打官司的事儿你也管哪?”

“少废话!”

 

猪八戒只好被他拉了过去。

 

 

27.【孙悟空】

事情发生得很近,孙悟空一到地方,便感觉到了一股残存的妖气。

“有妖精来过。”

“就是来过,这可怎么找得到?”猪八戒道。孙悟空猜他接下来要劝自己别管这事了。可是孙悟空哪里是会撒手不管的主?

“你嫌麻烦,可别忘了,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才能到达大雷音寺。”孙悟空道。同猪八戒说什么大义无用,他知道猪八戒是个多现实的人,这种话猪八戒通常并不回驳。

果然,猪八戒不可置否地应了。

“你都知道我什么性格,好偷个懒,何故拖着我出来?”

孙悟空知道他偷懒,也知道叫不叫他出来没什么区别,但是他就是莫名其妙地,想把他拉出来。亦或是昨晚的事情,还有话想问。

“你管我呢。”于是他回答。

猪八戒摸不着头脑的样子着实好笑。

哪知那猪八戒好像非要找点由头嬉骂两句,道:“大师兄,你欠我个儿子,”

孙悟空一听这话险些摔个倒栽葱。

“什么儿子,欠你什么儿子,你孙爷爷我生也生个猴子,何时能生出个猪崽?”孙悟空愠怒之色只有淡淡一点,多半是想笑,抬起膝盖给了猪八戒一下。

猪八戒吃疼地捂着屁股,“我之前说你肚子里那个给我当儿子,你可同意了啊。”

“哼,赔不了,顶多哪日集市里买个猪崽,给你养着当儿子!”孙悟空哼笑了一声,朝着师父他们所在的寝殿走去。猪八戒骂骂咧咧了两句,随后跟上。

 

孙悟空和猪八戒二人到寝殿门口时,正碰着师父他们出来。

不知道这会儿师父和她们谈了什么,居然决定留下来几日。孙悟空倒是没什么意见,这妖精该抓的还是要抓。

一转眼,却看见猪八戒站在一边儿,和二“王子”聊着什么。

猪八戒跟她聊得很投机的样子,眼睛闪闪发光,那姑娘看起来也挺开心的,时不时发出几声清脆悦耳的笑声。孙悟空看习惯了这样的画面,还是觉得稍微有些维和,然后又幻想了一下猪八戒变成人形模样,和她站在一起,便是对娇俏少女和英武俊才,好不般配!

猪八戒还有一段情劫。孙悟空想起来,然后觉得心口有点微微的难受。

 

 

28.【猪八戒】(蟠檀是原创植物)

原来这与世隔绝的女儿国也有雅趣的物事。猪八戒被二王子问起唐朝繁华的世界,也勾起了二王子讲讲女儿国的兴趣。女儿国地处荒漠绿洲,有极其珍贵的草药植物,乃大唐少见,俱非凡品,尤其是一种名为“蟠檀”的花草,味极雅,余味悠长,制成香囊后味道长久不散,据说可保千百年,有超然物外的灵性,花形奇异,似桃又似人心,色泽粉嫩带紫,女儿国的女子们认为它是代表钟爱的花,对于大部分国民而言,是话本里男女相赠的物品,现实中根本用不了,对于个别有断袖之好的女子便是定情的花。

猪八戒听得投机,直到二王子塞给他一个香囊。

 

猪八戒对这个二王子没有兴趣,多半是因为自己心里有人了,拿着香囊其实有些尴尬,倒是姑娘自己给他解了围:“你要是日后对我并无感情,赠与喜欢的人也可,拿着吧。”

猪八戒当时就心下苦笑,不愧是几百年没见过男人的国家,我这样的相貌也能看上。

拿着香囊,他第一个想法就是转手送人。送谁?还能有谁呢。

 

他找到孙悟空时,孙悟空正蹲坐在长廊上发呆晒太阳,眼睛不知道看着哪里,像在想什么事情。阳光穿过金色的睫毛,在他琉璃般的瞳孔里留下迷幻的光影,淡化了眼尾那抹妖异的红色,这一刻的孙悟空看起来柔软平凡,好像只是一只挺漂亮的小猴子。

猪八戒在旁边安安静静地看了许久,不忍打破。

蟠檀的香气绕着他的手腕,淡淡的闻到一点,竟有些摄人心魄的沁鼻。

“站那儿干嘛呢?”孙悟空开口,打破了这份宁静。

“……不干嘛。”猪八戒说着,走到他身边,一屁股坐下,孙悟空却不着痕迹地往一边让了让。猪八戒愣了愣,伸长手臂,把香囊拍到孙悟空手上。

孙悟空却更快地缩回了手。香囊的红绳挂在猪八戒手腕,悬空晃荡了两下。

“送你的。”

“明明是那个姑娘送你的,留着吧,免得哪天想人家了,还能闻闻。”

猪八戒听他这话,怎么听都觉得不太对劲,任他挖苦。

“那你拿着,免得哪日老猪成功逃回了高老庄或者到过西天了,要散伙了,想我了就能闻闻。”

“你还敢逃?”孙悟空没有接。

“不是不敢,是不想。”不想跟这只猴子散伙。

孙悟空半晌没说话,一阵凉风忽地过去,把晴空万里的天用云朵遮得阴了不少,香囊里的味道被带起,是一阵香风。

落叶打在猪八戒手上,孙悟空看着他的眼睛一片清明。

孙悟空有话要说,他看出来。他等他开口。

 

突然,孙悟空神色一凛,“妖气!”

猪八戒戒备起来,心里有些可惜,不过立刻被紧张的情绪代替。香囊他暂且收进怀里。

 

 

29.【孙悟空】

孙悟空他们还是晚了一步,妖精抓走了师父和国王。是个手拿琵琶的妖精。

不知妖精目的,为保证女儿国的人们安全,孙悟空让猪八戒和沙和尚留下来保护他们,自己问了土地琵琶女妖的洞府,便速速前去,探查一番,最好能把人救下来。

孙悟空到了地方,变作蜜蜂潜了进去。而他看到的情况,和想象完全不一样。

孙悟空先没找到师父,却找到了女儿国国王。

她被束缚着,绑在妖洞主厅的一张椅子上,对面也是把椅子,妖精没有坐在王座上,而是坐在椅子上。孙悟空注意到,绑她的藤蔓绑得很松。

“那个男人是和尚, 根本不会喜欢女人。”琵琶妖说,她语调魅惑,姿态勾人,面对目前的女子,并无阴厉之色。

“你管不着!”国王把头偏向一边,眉头紧皱。

琵琶妖咯咯笑了两声,又道:“我如何管不着?”她站起身来,在国王面前俯下身子,手指轻柔地勾住国王的下巴,动作狎昵,而那对绿色的瞳孔看着国王的目光却专注得毫无邪气。

“陛下怎么能忘了我呢?”

 

孙悟空从她们的对话里知道,琵琶妖原本是人,十一二岁时在宫里当琵琶女,恋上了当时还未成为国王的女儿国储君,也就是现在的国王。当时的女王看到她想要亲吻自己的女儿,觉得她不知尊卑贵贱,一怒之下把她逐出了皇宫,悲伤的孤儿在大雨磅礴的夜晚无家可归,身上只有一把破琴,她走到了落胎泉,想要在旁边的山洞里歇一晚,却不慎惊动了守泉的怪物,被吞吃入腹。琵琶女的灵魂依附在琵琶上,积攒了落胎泉死者的怨气,修为飞涨,竟成了精怪。

这是个压抑的过去。

女子与女子,只有自己知道感觉的感情,从来化作悲剧。

孙悟空突然有点同情琵琶妖,并对自己感觉莫名。

 

“吾爱,三个时辰后便是吃唐僧肉的最佳时候,吃了他,你便能长生不老,永世与我作伴了。”

“小的们,带陛下,去看看我们今夜的美味。”

等的就是这句话!

 

 

30.【猪八戒】

果然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猪八戒从后殿潜入妖精老巢,就看见一个小鬼在后面要偷袭正护着师父的孙悟空。他一个钉耙过去,就把那小鬼砸烂在墙上。

“你只管做你的,我看着师父!”

“好!”

无多可言,琵琶妖不算什么大角色,有猪八戒护着没有战斗力的两个人,孙悟空很顺利地就制服了女妖,

猪八戒不明白为什么女王执意带回那把破烂的琵琶,也不明白为什么看着打回原形的女妖,孙悟空却有些少见的郁闷,只是走上前去,拉起他的手腕,把香囊上的红绳系在了上面。这一次,孙悟空没有回避,任他安安静静地把绳子系上去。

这样的孙悟空乖乖的,也怪怪的。猪八戒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温柔地把他乱糟糟的弄脏了的猴毛拨了拨。

孙悟空略微惊讶地抬起头看他,瞳孔里波光微泛。

 

“八戒。”

猪八戒看得出来他有话一直想说。

“嗯?”

“……”可他再次欲言又止。“蟠檀好闻。像桃子。”

“嗯……是吧!香着呢!”

 

但是你喜欢,也是个好消息。


我??!太甜了叭!

RR賤荷蘭蟲這麼萌整個人都不好了:

Stark-Rogers:

你糖对你桃说,“你的早餐好了。”😭我的妈呀这句话多少盾铁文里都有的?!!我真是爆炸了!!桃糖盾铁牛逼!!!

【戒空(猪猴)】无题(20——25)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大二当部长真的好忙啊啊啊然后这学期好多考试咕咕咕)

看看还有没有人记得这篇文


20.【猪八戒】

(*受TVB版影响,这里的女儿国篇怀上了并且被纳为妃子的不仅是唐僧,也是为了剧情,较西游记原著略有改动)

 

猪八戒甚至忘了自己又大又鼓痛得要死的肚子,他的目光被水边瘫坐着抓耳挠腮的猴子吸引了。孙悟空也喝了子母河的水,肚子鼓了起来,里边想是多了个小猴崽,齐天大圣哪里受得起这种丢脸的气,猴儿脸红彤彤的,皱着眉头瞪大了眼睛。

“得嘞,连大师兄都中招了,这下,我们就要带着四个球儿上路咯。”猪八戒扒着自己的大肚皮,哼哼着倒靠在河边的石头上。

“闭嘴,你个呆子!”不愧是大圣,肚子痛也就捂了一会儿,便略显笨拙地蹦跶了起来,挺着腰,“这河水古怪,却引进那个国家的护城河,那儿的人一定知道些什么!”

“如此,正要拜访女儿国,换取通关文牒,便问问吧。”唐三藏道。

师父开口了,三个徒弟便也不再插嘴,个个抚摸着大肚皮,表情一个比一个郁闷。除了猪八戒,郁闷的表情在扫过严肃脸的孕夫唐三藏时掺杂了几分憋不住的笑意。

 猪八戒觉得挺好玩儿的,虽然肚子痛,但前面那个走路笨拙挺着腰的猴子更乐人,这滑稽模样甚至让孙悟空看起来毫无威胁,可爱得紧。

“大师兄。”猪八戒道,嘴角噙着一抹坏笑。

“嗯?”孙悟空从嗓子里发出一声郁闷的回应,也不回头看他。

“想好给小猴崽子取什么名儿了吗?”

孙悟空果然一听就炸了毛,扭身便想给这猪头一棒,却忘了自己怀有身孕,险些摔了一跤,“你这猪头!拿你老孙开玩笑!”

猪八戒走上两步没扶到他,看他站稳了,正好在自己身侧,猴子脸上红扑扑的,心里莫名就乐呵,或许是之前被他欺负久了,偶尔欺负欺负他感觉实在不错。

“唉,你们休胡闹,有孕在身,还是小心为好!”唐三藏微微蹙着眉,笑着责怪了他们两句。

“师父!这猪头戏弄我!”

“这么不想要这小猴,你也太没父爱了,要是不得不生下来,你不如把小猴儿给我当儿子。”猪八戒笑意更甚,还想得寸进尺,“你儿子就跟我姓,叫猪小空吧!”

却看那孙悟空眼睛瞪得贼大,又碍于硕大的肚子不能踢这猪头,气得炸毛,嘴巴鼓鼓的,在猪八戒眼里看来有趣非常。

“等我解决了这腹中的玩意儿,就来收拾你!”

“等着你呢,大师兄。”猪八戒嬉笑着,眼神从他脸上游移到肚子上,“还有小师侄。”

孙悟空的神瞳里金光一闪,隔空给了猪八戒一个脑瓜崩。

 

 

21.【孙悟空】

   

堂堂齐天大圣孙悟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会有身怀六甲这一天。

更不敢相信的是,这只猪头居然有一天敢这么戏弄他,简直得寸进尺了!

气哼哼的孙悟空一路上没怎么说话,这一路也不长,没多远就到了女儿国。

 

国如其名,这里从城墙上的士兵到城里的民众,都是清一色的女人,没有半个男人。这一下师徒四人算是想通了,这里的女人一定是靠那条怪河的水繁衍后代的。

去往皇宫的一路上,四人被无数好奇的目光包围,实在让人不舒服。尤其是好点面子的孙悟空,此刻身怀六甲,还被人当猴子围观,真是丢脸。不对,他本来就是个猴子。要不是师父在场,他棍子就招呼上了。

突然,身后一个影子快走两步走到了他前面,比他高大不少的身形遮住了他。是猪八戒。猪八戒站在前排,怪异的外貌和硕大的肚子立刻吸引了几乎所有人的目光。

孙悟空愣了愣,前面那猪头的手似有似无地虚握过自己的手,然后又不着痕迹地放开了。这种感觉,有点不习惯。

 

奇耻大辱!孙悟空觉得金箍棒自己就想从耳朵里蹦出来。

“孤便纳三藏大师为后,三位高徒论辈分,正好嫁与我的三个女儿。”女儿国国王微笑着宣布。

师徒四人脸是一阵红一阵白,诧异之色不必说了。

“陛下,这!这属实不妥啊!”唐三藏连忙双手合十拜向国王,“贫僧四人都是出家人,不可娶亲。”

“就是就是,再说哪里有男人嫁女人的道理!”猪八戒在一旁附和道。沙僧频频点头。

孙悟空冷哼一声,“陛下只管签了通关文牒,我等去往何处,留与不留,与你有何干系?”

那国王不恼,倒笑了几声,道,“几位妃子身怀六甲,如何上路与那邪魔妖道对付?我女儿国未曾见过男丁,今日你四人到来,是上天旨意,为我国带来新的血液。”

“逮!一派胡言!”孙悟空气得一跳,便召出了金箍棒,想要动用武力。

“悟空!不得胡来!”唐三藏阻止道。

孙悟空却不等挥棒出手,就因腹下一痛气势全无,拄着金箍棒半蹲了下来,一阵干呕。

“哎呀,娘子莫动了胎气。”却见国王旁一衣着华丽的女子巧笑着走到他身边,正是国王的大女儿。

孙悟空听她叫自己娘子,险些没气出一口血。

“大王子看中了这位小师父?”国王笑道。

“正是。”那大女儿回礼,便要伸手扶孙悟空起来。

不料猪八戒一手挡住了她,先她一步搂住了孙悟空的肩膀。孙悟空看她面色一滞,撤回了目光,向猪八戒那边靠了靠,站了起来。

 

“别瞎动了。”猪八戒在他耳边低语道。“当心伤了我儿子。”

孙悟空又是一愣,知道他揪着前边那个玩笑打趣,却不知怎地生不起来气,反而享受那只手把自己拉到怀里的感觉。

于是他默默点了点头。

 

 

22.【猪八戒】

 

听那女子叫孙悟空娘子时,猪八戒气不打一处来,眼疾手快地在她碰到猴子前把人扶了过来。猪八戒这才看见孙悟空被那一下疼出了一脸冷汗,许是怀胎时剧烈运动扯到小腹的疼痛非同小可,他紧了紧握住他肩膀的手。

想娶齐天大圣做老婆?这些女人真是痴心妄想!猪八戒心里愤愤道。虽然这女儿国美女众多,对他而言真是个好地方,但被女人当成女人看待,便是猪八戒也浑身难受,恨不能赶紧离开。

见此情此景,唐三藏也确实意识到就这么离开是不可能的了,一是女王不放他们走,二是连法力最强的大徒弟也因这肚子实力大减,实在不能去冒险了。

“如此,贫僧与三个劣徒,便再叨扰几日。”

 

师徒四人拒绝了入住国王和三个女王子的寝宫,国王便把他们安排在客房,要他们安心养胎,三日之后举办婚礼,再分别与“丈夫”同住。

这表示着,他们必须三日之内解决肚里的孩子,然后尽早离开这荒唐地界。

 

今天,孙悟空没能靠在猪八戒肚子上睡觉,因为他肚子里有个孩子。

猪八戒却感觉有些不习惯,转身那颗毛茸茸的脑袋歪在墙边,身子斜倚着,猴子就是不肯好好躺着睡觉。他睡不着,朝孙悟空那边挪了挪,也把头靠在墙上,侧着看孙悟空。

他皱着眉头,睡得一定不舒坦。猪八戒想。

鬼使神差地,他伸过手臂,把孙悟空捞了过来。金毛脑袋晃悠着砸在猪八戒肩头,乱糟糟的猴毛便戳进了他脖颈,痒痒的,暖乎乎的。孙悟空蹭了蹭,好像是觉得舒服,又往猪八戒身上蹭了来。

猪八戒任他在自己肩膀上瞎蹭,任他另一边的手攀上自己的胸口,而心脏砰砰砰砰砰砰地跳。他将放在孙悟空肩上的手下滑,搂住了孙悟空的腰,把他牢牢固定在这个舒适的位置,不出意外地看见猴子的眉头舒展,嘴巴咂巴了两下。

就这么互相靠着,猪八戒也困了,慢慢合上了眼睛。

睡梦将至之前,他模模糊糊听见有人叫他的名字,却不真切了。

“猪头……八戒……猪头……”

 

 

23.【孙悟空】

 

孙悟空睁开眼睛时还是夜晚,窗外的银辉安安静静地洒在他脸上。他迷迷糊糊的脑袋在过于舒服的状态下还没清醒。直到他抬起脑袋,看见抱着他的猪八戒。

他每天早上醒过来都躺在猪八戒身上,但是从来不是被他这样抱着的。这样被他环住,在微凉的秋天里实在暖和,孙悟空不想承认被猪八戒抱着睡觉有那么舒服。他继续缩在猪八戒怀里,不敢再动,虽然知道这猪头可不好弄醒。孙悟空的脸热热的,不知是不是靠在温暖的肩窝里被捂热的。

 

这样下去不行,要尽早开始行动,这孩子必须早点拿掉!孙悟空开始思考,脑袋里却乱入一张猪脸,嬉笑着说要当他儿子的爹。他使劲眨了几下眼睛,把这诡异的画面赶走。

有让人怀孕的河水,就一定有解胎水!事不宜迟,越早越好!孙悟空放松了身体,元神出窍,朝天上飞去。

 

孙悟空找的神仙是月老。任何一个孩子都有父有母才能出生,这子母泉完全乱了规矩,定有原因于此,他倒要看看月老的因果线是如何连的。

月老听了他的话,抚着胡子点了点头,道,“确实有解胎水,可助你四人解胎。”

“快快快,这解胎水何处取得?”孙悟空一听,大喜过望。

“这……我也只是知道,具体何处,那女儿国的人当然知道,大圣爷问人家不可好了?”

“哎呀!你不知道,那些女人就没想让我们解胎走人!”

“如此,你可去问问当地土地。”

“……是呀,我怎么没想到!”孙悟空眼睛一亮,转身便要走,却突然止了脚步,仿佛想起什么事来。

 

“月老。”孙悟空转过身,叫住了月老。

“大圣爷还有什么吩咐?”

“帮我看一个人的姻缘簿。”

月老愣了愣,连忙点头答应,“大圣爷想查谁的姻缘?”

“天蓬元帅,猪八戒。”

月老倒不意外,猪八戒是个情种,他就当是孙悟空关心师弟能否在取到真经前戒掉七情六欲罢了,于是取出簿子,低头翻看起来。

“天蓬元帅……情劫未了,而尚有一劫,便不再有姻缘之事与他关联了。”月老道,继续察看。突地,他却不再往下说了,停顿了好久。

“……怎么了?”孙悟空奇怪道。

“呃,无事,无事。”月老神情略显慌乱,抬头看他的表情也有点奇怪。

“无事,老孙便先走了。”孙悟空甩着金箍棒,便转身要走。

这次却是月老叫了他一声。

孙悟空回头,奇怪地看着他。

 

“大圣,你亦有,一段情缘未了。”

 

24.【猪八戒】

 

猪八戒是被怀里的动静吵醒的。孙悟空像灵魂瞬间归位似的蹦了起来,猪八戒迷迷糊糊地看着他,不知道他又发什么神经。

“天都没亮,你做什么妖呢。”猪八戒困倦地垂下了眼皮。

孙悟空却没骂他,上前两步蹲在他面前,低声道:”我方才元神出窍去了天上,问得确实有解胎之水。”

猪八戒一听,精神也来了,“这可是天大的好事!那解胎水在哪儿呢?”

“所以我现在出去问问土地。”孙悟空道。

“我跟你一起去!”猪八戒喜道,顺手便抓住了孙悟空的左手腕。

不料,孙悟空却像触了电似的抖了一下,手轻轻脱开了。

猪八戒有些懵。这样简单的肢体接触,取经这么久以来,他们都应该习惯了的,很自然地去拥抱对方,更别说拉一下手。虽然说不上为什么,但猪八戒心里有点奇怪的不适。他尴尬地咽了咽口水,平视孙悟空,发现猴子的目光有点躲闪,金棕色的瞳孔在窗子透进来的月辉下泛着奇异的颜色,情绪模糊。

“你睡吧,我去去就回。”

“你现在大着肚子,行动不方便,我陪你。”

“你也一样。”

“多个照应嘛,大师兄。”

 

孙悟空少见地哑口,反常地没有哼一声就跑。“那就出来吧,我……”

他有什么话想说?猪八戒感觉异常,更多的是不耐烦。于是他再一次拽住孙悟空的手,“赶紧溜吧,天亮之前,咱们找到那解胎水!”

“……好。”

 

夜深人静,好在二人身怀法术,神不知鬼不觉地跑到荒野之地,孙悟空金箍棒在地上一戳,便戳出一缕青烟,里面站着个老头。土地。

“哎哟哎哟这半夜三更的,谁呀!”

“少废话!俺老孙有话问你!”

“哎呀呀,大圣爷,天蓬元帅!小神失礼,小神失礼!大圣爷有何贵干呀?”土地老头练练作拜。猪八戒看惯了这场景。

“我问你,这子母河的水,可有解胎水来解?”

土地愣了愣,瞥见师兄弟二人的肚子,瞬间明白了,点了点头,“倒是有一个解胎泉!”

“哦?在哪儿?快说!”

土地便交代了去那解胎泉的路线。孙悟空听了,道了声,便要朝他说的方向驾云去找。

土地在后面支支吾吾了几声,又叫住他,“大圣爷稍等!这解胎泉水不易取!”

孙悟空听了,便回过身示意他接着说。

“解胎泉只有一个小泉眼,取水需要时间,却有诡兽守着,很难快速取水。那诡兽乃女儿国先祖留下的怪兽,因泉水极少,欲图解胎的女子又极多,为保护泉水,便只有国王有号令诡兽的铃铛。否则,必有一战啊!”

“嗨,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区区一妖精,看老孙端了他!”

猪八戒心里叹了口气,心知早点回去睡回笼觉是不可能了,但也庆幸自己跟了出来,不然这大着肚子的孙悟空自己可不放心,他多么神通广大自己也不放心。更让他担心的,是女儿国国王在想什么,这国王明知有解胎泉,却不肯告知,分明不想他们离开。

他抖了抖脑袋,掂掂手上的钉耙,腾云驾雾,跟上已经窜出了老远的大师兄。

 

 

25.【孙悟空】

 

他从猪八戒怀里蹦起来,仿佛解脱一般。

猪八戒被他弄醒了,这是自然的。他睁开惺忪的睡眼,如往常一样吐槽孙悟空吵了他清梦。

他看着猪八戒活动自己被枕得酸了的肩膀手臂,心里生出一种介于渴望躺回去和逃离的情绪。

他拽住自己的手臂的力度,让他想要逃开。

 

问过土地,孙悟空几乎逃也似的飞离。不知道为什么,想要离他远一点点的情绪,真是奇怪。

冷冽的风刮过脸颊,孙悟空不觉得难受,反而感觉这速度使他安全。他有话想问,想问猪八戒,你是否正在恋慕一个人。他知道,如果猪八戒答是的,他一定会骂他呆子,叫他早日清心寡欲皈依我佛,表现得自己毫不知情。

即使他自己都忘了,猪八戒最后的情劫,不一定是自己。

这不该是齐天大圣孙悟空该有的情绪!

 

他们到了土地说的落胎泉,一峰如剑立于泥沼边,山峰不高却险,山腰处有一块石台,台上有石玺状物,有清水滴落声,几秒才一滴声响。

怪物在何处,孙悟空尚未见得,他几乎忘了,自己跑得太快,后面的猪八戒早就跟丢了,不过不要一会儿应该就追上来了。

于是他抽出金箍棒,管他三七二十一,先上去喝口解胎泉水,把自己恢复正常了才好办事。孙悟空便腾飞起来,直冲山腰的泉眼。

不料,他才飞到半空,便觉身下有异动,低头一看,泥沼中却有东西在翻动,不等他二想,就有七八条触须一样的物事钻了出来,速度极快地朝孙悟空袭来。

怪物出来了!

一条离泉水最近的触须在空中翻转几下抽向了孙悟空,孙悟空灵巧地一躲,挥棒,一下子就将那足有成年男人大腿粗细的触须打弯了下去,怪物吃疼,似是怒了,两条触须趁机接近,不等孙悟空反应便将他绑了起来。

糟了!

触须开始缩紧,孙悟空一身石头化的,本不惧痛,要挣脱一点也不难,只是怀孕后柔软又突出的肚子被紧紧压着,疼痛之重,让他无力反抗,他握着金箍棒的手因疼痛捏得极紧,仿佛要捏断那金箍棒。

不行,那猪头不能来,他打不过的。

 

他才这么想,就听见一声怒喝,抬眼只见一人握着九齿钉耙一跃而上,九齿钉耙结结实实打在绑住孙悟空的一条触须上,怪物吃痛,正好放开了压着孙悟空肚子的触须,孙悟空瞬间轻松了不少,抓住机会使劲一挣,挣开了禁锢,一棒子行云流水地打开了一根正要绑住猪八戒的触须。

“大师兄,我引它,你赶紧喝水,你丢了肚子里的累赘比我有用!”

猪八戒说得有理,此刻担心喝止都没有意义,只是浪费时间,孙悟空只能相信他办得到,便回了声好,翻了几个跟斗,站到了石台上,身后的交战声告诉他猪八戒撑不了多久。

孙悟空不想承认,看见猪八戒和他的钉耙时,那种心里有底了的感觉居然比自己的自信更令他安心。

“啊呀!!”猪八戒传来一声哀嚎,孙悟空回头一看,果然是绑了。孙悟空低头便喝水,清泉一滴进喉咙里,流进胃里,肚子便一阵绞痛,他痛得弯下腰,等不适过去,肚子果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小了。果然有用!

孙悟空再次站起身来,金箍棒一挥,便朝触须打过去,转身时金瞳流光,妖异非常!孙悟空此刻浑身轻盈,空中几下踏步翻身,一脚踏下,直直地朝泥沼踏去,此刻金箍棒已经解放了猪八戒,在孙悟空一脚踢到怪物泥沼里身躯的时候飞回了主人的手里。猪八戒握着钉耙在空中翻了几下,急急忙忙施了法在空中腾起。他大喘几口气,从怀里不知怎么的掏出个壶,几下喝空里面的东西,便朝着解胎泉去,多接一点带回师父那里。

孙悟空当时也不忘看猪八戒几眼,便知道这死猪头定私藏了酒水,无时多想,回去再教训他!

 

怪物被孙悟空打了个半晕不死,留它一条生路,好歹是人家女儿国的守泉的神兽。

猪八戒此时也接好了泉水,一身狼狈,跑了过来,“水接好了。”

孙悟空看了眼猪八戒的肚子,也恢复了正常。

“天都快亮了,我们得回去了。”孙悟空道。

猪八戒伸了个懒腰,应了声好,说要回去再睡会儿,今晚可累死老猪了!

 

孙悟空叫住了走在前面的猪八戒。

“八戒。”

猪八戒好像愣了愣,懒洋洋地转回身子看他。神情里却有几分不自在。

“嗯?”

孙悟空却问不出口了。

“既然解了胎,回去老孙还要枕你肚子睡。”

搪塞得好。猪八戒有点懵地睁大了眼睛,随口应了,然后伸手捞了把孙悟空的肩膀,满脸又是那个死不正经的样儿,“那还不赶紧回去,老猪要睡了!”


暑假最后一天,说要暑假结束前完成的文并没有写完咕咕咕
(计算机二级考完了我就开始更文

1——4分别是大话西游的紫霞,齐天大圣孙悟空的紫兰仙子,99西游记的紫衣仙子,悟空传的阿紫(图来自百度图片,侵删)

以上是我看过的西游记或西游记相关作品里所有紫(__)仙子的四个版本
想问问这个仙女的梗是怎么起来的,最初就是因为星爷的电影吗(´゚ω゚`)
原著里有没有哪里提到过她?好奇

放个一个盾铁au设定,占tag致歉

本来想写个神话向au短篇做七夕贺,结果设定一写出来突然就想写长篇了。还有一个其他cp的坑没填完,再说七夕都过了。。先把梗放这儿慢慢写(免得哪天懒癌一发就死在萌芽期

【七夕贺文】【团孟】一拜天地

过了零点才写完,因为很晚才回家emmm

本文用的歌曲《一拜天地》的梗,不是广播剧AU,但其实也有点那个意思。(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其实有点怕撞梗了毕竟是个火梗,希望有太太写团孟一拜天地的长文啊啊啊)

前世今生的梗,由于我觉得上辈子也叫龙文章孟烦了有点奇怪,就只用了姓,文中的孟少爷和龙将军性格上和军人团孟有些出入。

文里的小辣儿可以看作不辣的前世哈哈哈
另外文里两首很沙雕的诗是我原创的,写不粗来什么有文采的,你们假装是上辈子的团长很有文采写的吧hhh

情人节快乐!大过节的我觉得我怎么总是发刀子

------------------------------------------------------------------------------- 

晨雨轻轻,盈盈湖光听酒歌,素扇一摇招清风,闹腾集市临水色,一桥隔了静与闹,竟把热闹繁华的京城弄得颇像个小江南。孟家大少爷起得早,最喜清早在集市上买壶不贵的平价酒,来这桥上作其雅兴。

真个矫情!孟少爷的书童兼玩伴小辣儿提溜俩包子,远远看了少爷一眼,倒真有几分风度,也全赖他二十五六的好年华,又有个好身段。

“少爷!我给你买了俩包子,趁热吃了啊。”小辣儿把包子递给他家少爷。

孟少爷啪的一声收起了扇子,颇有姿态地摇了摇扇柄,“孟某有好酒,不愿大早上的,沾一身油荤味!”

“少爷嘿!您得了吧!什么好酒,街边几文钱这么一小壶的酒,您还一大早就空腹喝,当心别喝出问题来了,还是赶紧吃早饭吧!老爷知道了可饶不了你。”

孟少爷被他说得做派全无,奈何大早上空着肚子闻那包子香是实在磨人。

“嘿你个小辣儿,就知道怼你少爷我!你少爷我今儿个有雅兴,怎么着?”

“您哪天没雅兴啊?”小辣儿心底给了他个白眼,“您瞅瞅您,正常说话不是挺好的,文绉绉过了不像您咧!”

孟少爷正要反驳,却听:

“金香梢头才褪绿,蒙晨酒歌并市起。诗客不知俗同雅,烟炊染卷画北平。”

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吟诵的语调平和而有韵,若不是孟少爷听出来这诗句是在嘲他,定要上去好好讨教一二。

“俗客不敢称诗客,晨起酌酒乐诵读。便是不入俊才眼,自图一乐不必说。”他便也即兴对了首,意思是自己不是什么有文采的诗客,就是大早上喜欢来喝喝酒吟吟诗,你有文化有内涵关小爷我屁事,我有没有内涵您管得着吗还费心作首诗嘲讽我?

孟少爷手一摇开了扇子,转过身。

桥那头一个看起来约莫三十的男子笑眯眯地看着他,面容说得上是英俊养眼,浓眉亮眼,微蓄胡须,发髻高系,素衣长衫,应该是个文人,眉宇间却有一抹英武的气概,好一个俊才!只是那满眼的笑意,怎么看怎么有点……不正经?

“在下姓龙,不是什么文人俊才,武生一个,方才几句诗……”

并没有要冒犯阁下。孟少爷知道,他肯定要这么说。

“方才几句诗,属实想冒犯阁下两句,龙某是这么个脾性。”那姓龙的男人道,几分笑意在孟少爷眼里就更不正经了。

“好!我管你文人武生,今日必要跟你斗上一斗!”

“好。”龙姓男子应道,看那小少爷愠色难掩,清秀干净的面容蒙了一层怒气还是清秀干净,倒有些像他府里养的只猫,被他名叫狗肉的大狗一吓便炸了毛。

 

 

 

“龙兄,你还真来了?”孟大少爷脱了唱戏的行头,还未卸妆,随便换了身素衣,便跑到二楼观戏台寻他友人。

“贤弟唱的戏,我当然要来看啊。”龙将军笑道,请孟少爷坐下。

“嗯哼,”孟少爷坐了下来,面上得意得很,戏笑道,“龙老板,在下唱得可好?”

“当真是好!不想贤弟还有这般本事,”龙将军应道,顺手给他倒了杯茶,“只是令父知道他儿子跑出来唱戏,居然不恼吗?”

“当然恼咯!我喜欢唱戏,当玩儿似的,又不是要拿戏子当饭碗,偶尔来唱将两句,有何不可?”孟少爷被提到自己那固执大脾气的爹,气不打一处来。

龙将军被他气鼓鼓的脸逗得一笑,却见那孟细细涂妆后的脸近看也有几分看头,本来秀气柔和的面容,眼尾几笔上挑若红鲤游水,唇上添了几点朱色嫣然,细瘦身板挺直匀称,翩翩出尘。他看得有几分呆了。

心下一乱。

“诶龙兄,秋盛时节正好,过几日正要赏菊,陪我一起去吧。”

那双亮晶晶的眼睛盯着龙将军看,龙将军才回过神来。

“当然好。”

 

 

 

“将军可能预计,此役要去多久?”孟少爷立于窗前,背身对着龙将军。

“不知道。”龙将军一盅酒下了肚,将军寝房内只几烛火光,随着风儿忽明忽暗,将军的眼睛红通通的。“你干什么叫我将军,听着真生。”

孟少爷沉默半晌,才转过身来。

“龙兄。”

“哎。”

“你有心上人吗?”

龙将军没答他,噗嗤一声却笑了,沉吟片刻,便站起身来,负手于背,朝孟少爷走近几步。

“贤弟有心上人了?”

“……有。”

龙将军看他的眼神暗了几分,又重新亮起来,里面却少了几分什么东西,接着哈哈一笑,竟在烛光里显出几分苦涩,“我回来之前别把人家姑娘娶进门,等我回来亲眼看你这新举人娶媳妇。”

孟少爷呆愣在原地,垂着眼睛。

“我要喝你的喜酒。”

 

 

 

 

“我的意中人并非女郎。”

龙将军回头,眼神几分诧异,却见那少爷一如初见时素衣青丝,负手而立于道旁。

“龙将军要喝我的喜酒,怕是不能了。”

 

“为何?”

 

“我倾慕龙兄已久,”

 

 

 

“我非要他!”孟少爷一拳把那青花瓷壶砸到了地上,白皙修长的手指被划得鲜血淋漓,却不如他眼里的血红骇人。

“你这逆子!”孟父气得七窍生烟,指着儿子的手指抖得不像话,“大男儿三旬还不娶便罢了,为父也没催促你半分,只当你是为了家业不思儿女情,没想到,你却好那鸾凤颠倒之事!”

“爹!孩儿不孝,驳逆了爹,孟家也不缺我一个男丁,不怕断了香火!您便饶了孩儿,孩儿此生只要他一个!”孟少爷砰的一声跪了下来,膝盖恰恰好跪进了瓷片,疼得他浑身一颤,他却不吭一声。

“混账!”一个巴掌清脆地在他脸上作响。“你可知那将军与你之事传得满朝皆知,你既是慕他,便不该毁了他和你自己的前程!我看你二人还有何颜面于朝廷之上为官!”

“我与他情深意合,便是身败名裂,改名更姓远走高飞,也不愿遮遮掩掩一辈子。”

 

 

 

“皇上要把我配到滇南做镇疆元帅。”

“我跟你去。”

“只是苦了你了,那里战乱不绝,哪是你个读书人该去的地方。”

“管他呢,我只在乎我什么时候能过你龙家的门。”

 

 

孟少爷穿了一身喜庆朗眼的大红,瘫坐在怒江边,与那浑身是血的人穿了一套。

他也好不到哪里去,下腹血肉模糊,一条腿被打残了,堪堪能直起身子,把奄奄一息的龙将军拉入怀里。

“真想不到,这些蛮夷,竟挑了这么个大喜的日子,咳,咳咳咳……”

“你大爷的闭嘴!别说了!”孟少爷虚弱的嗓子带着哭腔吼出声。

“挑了我娶你进门的日子,进攻。”龙将军抬眼看他,嘴角的笑意苦涩又满足。

“混蛋……”

“但是我还是,把你娶过门了。”

孟少爷的眼泪安安静静地流,在他满是灰土的脸上冲刷开来,落在他嘴角一抹苦笑的漩涡里。

“我们都没有拜堂。”

“咳,”龙将军伸出一只颤巍巍的手,冰凉的手指没有多大力气,只是轻轻地勾去了孟少爷嘴角的泪珠,“我实在没力气了,来世,补你。”

“一拜天地,愿天地不拆良人。二拜高堂,恕孩儿不能尽孝。三与你对拜,来生宁可不入富贵门,只做闲云野鹤,与段兄长相厮守。”孟少爷沙哑的声音里带着血腥气,却是龙将军这辈子听到过的最美的声音。

“你可愿做我龙家夫人?”

“孟氏,见过夫君。”

 

 

“你听,这钟声悠扬清澈

你看,这槐花洁白如昨

湖水偃息了风波,阳光收敛了颜色,

恰似你我。

 

一拜天地,这一拜故梦陆离

先谢苍天,予你我一段灵犀

让我在万千人中遇见你
至白首不弃”

 

 

 

 

“这地方,小太爷好像来过。”孟烦了站在山顶,看那怒江,滔滔江水流了数千年,不知收纳过多少人命。

“废话,你都来了多少次了。”龙文章在一边儿岔开腿靠着石头坐得歪歪扭扭,腿上摊开一张地图。

“不是,这地方,我像是打仗前来过似的。”

龙文章这才抬头看他一眼,心里道,这小瘸子怕是疯了不成?

“你家在北平,打仗前你来这儿干什么?做了梦罢。”

“也是,做梦了吧。”孟烦了嘟嚷道。

 

“人间的河盛着天上的河
眼前的人唱着故人的歌
来世的你遇见今生的我
是否还会记得”

 

 

 

“哎,孟烦了,你见过西洋的婚礼吗?”龙文章趴在床上,撑起身子,脑袋突然伸出来搁在了正坐在床边的孟烦了肩上。

孟烦了手里缝着破袜子,头往一边偏,皱着眉头,“听说过,在书上也见过,没亲眼看过。”

“我方才听老麦说他和妻子结婚的事情,跟我们中国大不一样哩!”

“隔了十万八千里的两个国家,能一样吗?”

 

“孟烦了,你想结婚吗?”龙文章冷不丁地问道,孟烦了手里的针线一顿。

“打仗完了,谁不想结婚?”孟烦了道,又继续缝袜子,心想这团座儿不知道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玩意儿。“难道你不想?”

“我干嘛想那事儿?我都有媳妇了。”龙文章嘿嘿一笑,颇正经地说。

孟烦了惊得猛一转头,嘴里嘶的一下是因为手指被针戳破了一点皮。

“您不是一大蟑螂单身汉么?!”

“嘿嘿嘿,谁说的?谁告诉你我没媳妇儿了?”龙文章从背后把孟烦了一抱,脑袋舒舒服服枕在他瘦巴巴的肩膀上。

“哟,哪家姑娘这么奇葩的眼光,看上您了嘿!”孟烦了转回脑袋,把手指放嘴里吸了吸,心里有点奇怪的郁闷。

“哪家姑娘?什么姑娘,我媳妇儿并非女郎。”

孟烦了手里的活儿又停了,这一下不是因为他说他媳妇不是女的而惊,而是这话十分耳熟。

孟烦了转头看他,与他四目相接。

龙文章的眼神少见的柔软。

“我不是有了个贤惠能干的媳妇儿,孟副官吗?娘子,补袜子幸苦了。”

 

“滚你大爷的龙文章!”

 

 

 

 

三十多天了,他们几乎已经没有力气去希望任何一点希望了,只有把眼睛闭上,节约自己残存不多的生命力。

    

“团座儿,我是真的,以前来过这儿。”孟烦了靠在龙文章身边,嘶哑的嗓子吐出气音的句子,眼神疲惫不堪,却不涣散。

“你来,做什么?”

“这里,有人结过婚。”

虚弱得要死的龙文章被这话弄得险些笑出声来。

“来这鬼地方结婚?”

“两个一袭红衣的新人,孤零零地在怒江边,拜天地。”孟烦了不知道看着哪里,嘴角勾起一抹笑,有些神往的意思。

 

“孟烦了,要是能出去,我宁愿和你这瘸子拜天地。”

“别说话了您,要没气儿了……”孟烦了苦笑一声。

“您好好活着,小太爷我,不要死人当夫君。”

龙文章没再回话,一抹称得上是恬静的笑,悄悄浮上他的嘴角。

 

“请收藏,唇齿旁一抹笑意,于来世,相期。”

 

 

十一

 

龙文章开着辆公交车娶了他老婆。

别惊讶,公交车司机龙文章就是可以这么任性。为什么呢?因为自己爹妈和他老婆爹妈就是死不同意。

因为他的媳妇儿,是个贼可爱的,男性摄影师。

 

没有鲜花礼炮,没有祝福喝彩,只有闲言碎语和谩骂。龙文章和孟烦了毫不介意。孟烦了开开心心地坐上龙文章的小公交,小公交偏离往常路线,直奔禅达城怒江风景区。

怒江边风光正好,游人多,但地方宽敞。

“孟烦了,我们结婚了。”

“是,我们结婚了。”

 

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