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看完电影,超可爱啊这对

异形的两只法鲨都太苏啦!黑的那只真是带感得很可爱很撩想sun
重点是,有没有人想到弗兰肯斯坦的一美和异形的黑法鲨可以组个科学怪人cp啊啊好棒!(。ò ∀ ó。)
(这个人可能是变态↑)

【神夏完结后小段子】他们所有人(番外二.老伴)

第二篇是麦雷,挺正经的小短篇来着,虽然还是个小短篇QWQ


番外二.老伴


    伦敦永远是雨季。清晨的雾气笼罩着泰晤士河面,路灯将暖黄色的灯光映在波光粼粼的水面,然后静静听着微弱的雨点击打城市的交响乐。

    清晨在城市里穿梭的人穿上了大衣,手边总要拿一把伞,以免这柔和的小雨突然变成倾盆的瀑布。

    Mycroft在这样的伦敦清晨醒来,床头的电子钟闪着明晃晃的蓝光,提醒他现在才凌晨五点半。

    

    很早。Mycroft继续闭上眼睛。

    睡不着。

    他睁开眼,看见窗外身形影影绰绰的大树摇晃着树叶,天空漆黑,不像太阳即将升起的样子。

    Greg呢?他会不会也醒着呢?

    Mycroft想着,脑海里浮现那个男人掐灭了一根烟,揉着灰色的脑袋瘫在沙发上叹了口气,说昨天晚上又失眠了。

    伦敦是个犯罪的城市。就像所有大都市一样,即使在英国这个生活总显得清清淡淡的国度里,也是一样。别看苏格兰场总是被他那位弟弟骂的一无是处,没有这些警察,伦敦也不会太平。低级的犯罪并不难解决,人力足够即可,但其发生数量不可小觑,一旦放松,整个城市的治安就会开始变差。

    苏格兰场的探长Lestrade保证着这一切完美地进行。无疑,Lestrade是个优秀的警长,他机警勇敢,有一手好枪法,洞察能力和管理能力也在很多人之上,虽然跟Holmes这些人不能比,但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Mycroft很满意他的存在。

    尤其是,Greg是个那么温柔的人,就像他那双灰色的剔透的眼珠,他的双手搭在你肩膀的时候就像壁炉里窜动的火苗,让人舒服地战栗......


    胡思乱想着,Mycroft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清冷的空气让他抖了抖。他抓过放在床边的大衣披上,然后打开了床头的灯。

    窗外雨很大。Mycroft突然想去找他。


    五点五十分,Lestrade被门铃响起的声音闹醒。

    是谁这么早?Lestrade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赶紧下床去开门。这么急着来找他,肯定是要紧的事,说不定是什么案子,或者Sherlock那家伙又干了什么好事。

    结果出乎他的意料。

    站在门外的是一个缩在大衣里,打着小黑伞的大英政府。


    “呃......Mycroft?你怎么......快,快进来!”Lestrade赶紧拉着他进门,外面的雨在越下越大了。

    Mycroft笑眯眯地跟进来,收了的伞湿淋淋的,Lestrade帮他收到了一边放好。

    Lestrade的家没有Mycroft的那么大,家具也多,有点拥挤,但是暖乎乎的,也有可能是因为烧了一夜的壁炉以及在暖气的包围下睡了一夜的Lestrade。

    探长刚刚起来,头发乱糟糟的,睡衣也被睡得不太整齐,松垮垮地挂在身上,站在壁炉的边上,睁着还不太清醒的灰色眼睛,显得不那么成熟稳重,倒年轻了几岁,看着有些可爱。

    Mycroft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直到探长端着一杯红茶塞到他手里。

    

    “怎么这么早来找我?出什么事了吗?”Lestrade在他对面坐下,神情紧张了几分。

    Mycroft却摇摇头。“没什么,就是醒的太早了。”

    “......你醒的太早了,没事干然后来找我,是这个逻辑吗?”Lestrade有些错愕,“你为什么要来找我?”

    “是这个逻辑。我没事干,想找人说说话,就想到你了。”Mycroft吹了吹液面,小啜了一口,有点烫。


    “一个电话就好了怎么还自己跑过来了......”Lestrade咕哝了两句,然后向沙发里面靠了靠,“想要我陪你说什么?”

    

    “Alisa这段时间怎么样?”

    “挺好的,过两年就要毕业了,成绩不错,也挺乖的,隔三差五给我打个电话,有时也回来看看。”

    “我知道,她最近又发表了几篇论文,观点新颖,每篇我都有认真拜读。”

    “......看来你还挺关心我女儿。”

    “我可一直把Alisa当自己的女儿。”


    “......是嘛。”Lestrade转过头看了看别处,“本来就是你的教女。”

     Greg的耳朵红了。Mycroft愉悦地想。


    “时间过得真快,Sherlock这个麻烦精都结婚了。”Lestrade突然说。

    “是啊,Holmes家就只有我是独身了。”Mycroft和道。

    “你......身份特殊嘛。”


    “你呢?Greg,想再婚吗?”


    Lestrade看了他一眼,那种表情好像真的关心这个似的,好像只要Lestrade说是,他就会去帮他物色一个相亲对象。

    “不,Alisa这么大了,我不担心她会缺少母爱什么的。”


    “那你呢?老了以后也一个人吗?”Mycroft看着他,依旧微微笑着。

    “我还有那么多朋友,哪里算一个人......”Lestrade半是敷衍地说。

    “我住腻了。”

     Mycroft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嗯?”

    “一个人住着还真挺无聊的。”Mycroft喝掉最后一口茶,放下杯子。

    “那你想......?”


    “我看你这里挺好的。”

    “My...Mycroft?!!”


    “我想好探长不会介意的。”Mycroft对他微笑,然后舒服地眯着眼睛窝进沙发里。

    “你是认真的?”Lestrade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不必费心准备太多,有睡的地方就行了,今天下午Casiopeia会把我的必要物品带过来。”

    “你要...住多久?”

    “直到我不需要有个人陪着我吧。”

    “......六点了,你早上吃什么?”



    ---

    后来,Mycroft还是回到了自己的宅子,虽然有时候他的秘书会为他把苏格兰场的领导绑架到这里来住一段时间。

    再后来他们都退休了,Mycroft的宅子里就有了两个老爷爷,一个黑发变成白发,一个灰发变成银色,常常互相挽着在花园里散步,有时坐着一辆小黑车到贝克街去转转。

    

    有人问过苏格兰场的老探长,为什么不去找个老伴好让自己晚年不太孤单呢?

    Greg Lestrade说:“孤单什么,从我当上探长开始就陪着我的人,现在也陪着我呢。”




   TBC


【神夏完结后小段子】他们所有人(番外一.Rosie讨厌生物的原因)

久隔半年的番外啊,这个缓更真的好缓TAT

高考结束了才有时间弄,不知道要写多少,先放一篇吧,觉得写得很赶而且很短来着= =大概是对今年全国卷一的生物绝望了OWO

以下:

番外一.Rosie讨厌生物的原因

    Rosie Holmes噘着嘴,低着头,背着书包走进221B,蔫蔫地停在沙发前向她的两位父亲打了个招呼。

    Sherlock瞥了一眼。双手不自然地抓着书包带子的动作,明显不高的情绪,John都看得出来她有烦心事。Sherlock清楚她这是怎么了,不过小混蛋不喜欢别人管她。

Sherlock没出声说什么,继续低头看报纸。

    “Rosie,怎么了?你看起来不开心?”John毕竟和Sherlock不一样,自家姑娘一脸憋屈当然不能不管。

    

    “没什么,不是Daddy您帮得到的......”

    Rosie几步朝房间走去,并没有回头,一把带上了门。

     

    John担忧地皱起眉头,转头看向自己的丈夫:“我们得知道她怎么了。”

    “别担心,这是她自己的问题。”Sherlock依旧在看报纸。

    蠢爸爸消失了?那个生怕自己女儿受点委屈的蠢爸爸Sherlock消失了???John脸上的担忧变成了疑惑。“你就不怕她是被人欺负了?”

    “......如果我的判断没错,她需要克服一个心理障碍。”Sherlock终于合上报纸。从沙发上站起来,向茶水台走去。

    

    “什么?”

    

    “她们的期末考试里有一项生物实验,我恐怕我们的小公主对解剖青蛙有极大的恐惧感。”Sherlock为自己倒了一杯红茶,然后转头对John皱着鼻子假笑,“并且,她不想让人知道,这对她而言似乎是件丢脸的事情。”

    “所以,这就是她科科满分除了生物实验的成绩单一团糟的原因?”John睁大了眼睛。

    “嗯,除非他们的实验课考试里只有针对植物的考试。别提出来,她会生气的。”

    晚饭时间。

    餐桌上的丰盛菜肴并不让Rosie感到饥饿。因为她明天又要挂科了。耻辱,对于她而言,挂科是种可怕的耻辱。

    她松松地握着叉子,举起左手的刀子,如往常一样割向牛排......

    牛排在她眼皮子底下变成一只神经被低浓度盐酸溶液麻痹的青蛙,青蛙摊开伸不直的四肢,青灰色的身体神似人类的形态,薄薄的皮肤下细细的血管在搏动——

    她炸地一下丢下了叉子和刀子,身子向后退去,大口喘气。    

    一秒钟后她意识到自己的失态。

    两位父亲和哈德森太太正看着她。两位父亲一脸欲言又止地看着她,哈德森太太一脸担心地看着她。

    她的脸红透了。

    “天啊,Rosie我的小天使,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Hudson太太已经放下了餐具,探身过来拍了拍她的肩膀。

    Rosie尴尬地摇了摇头,从嘴里挤出一句没事的,然后继续拿起了叉子,向卷心菜叉去,并不再碰刀子。

   

    “她这是怎么了?”Hudson太太用眼神询问两位父亲,得到了Sherlock的一个无奈的耸肩。

    “......嗯,Rosie,你有什么困难只管告诉我们,没什么好顾虑的。”John终于还是开口了。

    “我能有什么困难?”Rosie抬头看他。

    “你知道,爸爸是医生,”John放下叉子,Sherlock咳了咳。

    John转头给了丈夫一个眼神。

    “以我的亲身经历告诉你,没有什么是克服不了的。”

    “......”Rosie撇着嘴沉默良久,“Daddy,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只是一只青蛙而已,别怕Rosie,想想吧,这些微小动物的生命促进着科学的发展。”John正色道,表情严肃又不失慈爱。

     Sherlock已经憋不住大笑了出来。

    (“John你这个样子太好笑了哈哈哈哈哈!”)

    “......Daddy!!!!!!!!!!”

    心事败露的Rosie红着脸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两位父亲得到了知情后的Hudson太太的严厉指责。

    第二天Rosie的确挂了科。

    她背着书包走出校门,并没有直接回家。

    今天是Daddy的轮班日,他应该还没有下班。Rosie一出校门就叫了辆taxi,赶往巴茨医院。

   

    不出她所料,Molly姨妈正在巴茨医院的实验室化验什么东西。

    “Hey,Aunt Molly?”Rosie敲了敲门,向门内探去。

    “Rosie?!你怎么来了?”Molly有些惊讶,但是很快就放下手里的工作去给侄女开了门。

    “抱歉,打扰您工作了。”Rosie指指试验台。

    “没事,你怎么来了?Sherlock他们叫你来的?”Molly关上门,把小姑娘领进来。

    “不是,就是我有点事想找您帮个忙......”

    “有什么要我帮的直说就行了亲爱的!”

     于是Rosie告诉了Molly自己的困扰,有生见到天才小侄女在科学方面出现障碍来找她求助的Molly很爽快地答应了。

    “你等着,姨妈去给你拿份样品来。”

     十分钟后。

    “喂喂?Molly?怎么了,我在诊所还没下班,有什么问题找Sherlock吧,他应该在家。”

    “不,我觉得还是您比较靠谱。”

     诶?Molly怎么还用上了敬称?

    “您的女儿清空了我们医院全部的青蛙和兔子样本,并且处于极度恐惧之中。”

    “......操。”

     最后John和Molly收拾好了一切,并领着一脸沮丧的Rosie回了贝克街。

     

    “我搞砸了。”Rosie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对吧,我搞砸了。”

    John在女儿身旁坐下,安慰地拍拍她的脑袋。

    “亲爱的,没事儿,慢慢来,这只是一件小事。”

    Rosie瞥了一眼笑眯眯的Daddy,并没有心情更好,“我做不好这个,从书里读来简单的东西,却下不了手......”

    “亲爱的,这很正常,没有几个孩子会在做这种事时毫无感觉的,杀死一只活着的青蛙还是要克服一些心理障碍的。”John安慰道。

    

    “Sherly papa就不会,他解剖那些尸体时那么从善如流,每次看着他我觉得我也能做到那么好。”Rosie噘着嘴皱起眉毛。

    

    不知道为什么John觉得这句话哪里不对。这种东西Sherlock你还是不要教给女儿吧!

    

    “亲爱的,就算是你papa也有不会的东西,你也一样。”John揉了揉Rosie金灿灿的脑袋,“你看,你爸爸对天文和文学一窍不通,生活技能完全不及格,还是依旧那么厉害。”

    “......我也会和他一样厉害吗?”Rosie抬头看向爸爸。

    “那当然,Holmes家已经有个化学天才Sherlock了,还缺个物理博士Rosie呢。”John笑着亲了亲女儿的发顶,“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做到你能做到的最好的,就够了。”

    Rosie的蓝眼睛亮了亮,笑容爬上嘴角。

    

    Sherlock倚在门边站了良久,看着笑得开心的丈夫和女儿,感叹这才是Watson家的画风,毕竟这父女俩是Watson啊,儿童文学的画风,两只可爱的暖乎乎的金色小熊。

    

    “Daddy,Papa在笑什么呢?”Rosie先发现了门边的侦探。

    John一愣,抬头看见Sherlock一脸傻笑看着他们,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你看,大侦探也会犯蠢的,亲爱的。”

    “嗯......Papa看起来真傻!”

    

    ---

    Sherlock:Rosie亲爱的让爸爸来指导你的解剖实验。(被女儿吐槽很傻了>皿<)

    John:Sherlock放下你手里那袋手指!离我们女儿远一点!╰(‵□′)╯

    Rosie:我可以拒绝吗?(#-.-)

    HW:除非这次你能及格!(‵□′)

    Rosie:......(什么鸡汤都是毒药的前菜!)

TBC

正在看神奇女侠,派派太可爱了受!不!了!

桃子生日快乐(⑉°з°)-♡
送你一个RDJ坨坨<3

考完高考对了答案有种想学叶神休息一年重头再来的冲动,不过是复习一年重头再来罢了==

感觉上一本好悬,上个好二本肯定没问题就是......

铁罐老公生日快乐乐乐乐乐乐乐乐!

今天是我们妮妮生日啊一直只过的RDJ生日我居然没给铁罐过生贺明明都把铁罐娶进门四五年了QAQ对不起铁罐QAQQQ

巧的是今天我二本命也过生日,猛地发现妮妮是也是今天,然后发现自己喜欢的人都是红色的。

Anthony Edward Stark是一个红色的存在。不仅是说他的品味和盔甲,我觉得他整个人都是红色的。也许站在漫威普通人的视角或者部分三次元观众的视角,钢铁侠就是最初队长在复联1的那个不好的印象——花花公子、没礼貌、自大、脱了盔甲没什么战斗力balabala,但是他的心脏如果不够鲜红,我觉得所有人乃至全次元就没有人的心脏是红的了。

没有一个普通的人会在自己已经足够伤痕累累、性命垂危时想着武装自己去为别人当盾牌,没有一个普通的人会为了阿富汗所见就这么直接了断地放弃自己企业巨大的一笔资金来源——军火生意。这个男人为了世界变得更好、为了队友和其他正义势力能够变得更强而在实验室里一待待几天几夜,而且他的身体一点也不好QAQ他把世界放在第一,把爱的人放在第二,把自己放在了最后,连他热爱咖啡都有为了更好的工作的理由。

怎么会有这么努力,这么温柔,这么好的人啊。

我永远记得616妮妮向队长展现的未来的图景,永远记得他深思熟虑后众叛亲离、违背心里的不情愿,想要把伤害降到最低,想要更多人活下来,永远记得他在自己已经被攻击得溃烂了的伤口上为了理想和人们的未来给自己撒盐。

他足够理性,也十分感性。他爱着这个世界胜过大多数人,我记得以前看的一篇同人(《爱情与理想》)里引用过一句名言:“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在认清生活真相之后仍然热爱生活。”于是他抛弃了自己,毅然选择了将一切时光和生命奉献出去,然后用他人间不可多得的理性去面对,在我看来,他一直做得很好,即使犯了错,他也一直在用自己检讨后的方法去改正,而不是听从别人所谓的正义或者建议。

英雄就是尽自己最大努力抛却自己的利益让事情得到最好的发展。

Tony一直,就是这么做的。

我不是漫威宇宙的人,如果是,他出生的这一天我将永久地朝圣。

但身为上帝视角的三次元观众,我依旧要感谢他的出生,感谢那一天某位画手笔下出现一个聪明幽默可爱勇敢马叉虫帅气可爱的英雄,他改变了我很多东西,教会我坚持,教会我认真,教会我钻研,还让我在高中选了理科w而在那之前除了我喜欢的一些不能当职业的兴趣爱好我几乎没什么梦想,而这个虚拟人物给了我梦想,给了我一份信仰。

他是我的男神,我的一本命,我的老师,我的老公<<嘿嘿~

生日快乐我亲爱的宝贝!爱上你四年半了!!!!!!!!!!

妮妮你最可爱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擦我家两个宝贝儿都是一天生的我居然才发现o-o

铁罐生日快乐!叶神生日快乐!

说实话我以前只过RDJ的生日...

我今天才发现铁罐居然是5.29!!!和叶神一天啊啊!我好失败啊一本命二本命的生日是一天居然才发现QAQQQQ

最爱最爱的两个人,感谢今天,感谢你们来到这个世界上,我真是太幸运了O///O

高三党等不到考完生贺了,趁今天上午放假一起发个旧图充生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