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给大大给老师打电话(/ω\)

coser木南:

试了个西装班主任~

蝴蝶结和欧老师(。・ω・。)ノ♡

小太爷穿红裙子好萌www

“感谢译家人捧场,每个老中医内心都有个欢脱的花姑娘,能跑那么快就是怕被你们看到,结果还是被你们截到了……虹桥译哥表示不服 @电影妖妖铃http://overseas.weico.cc/share/7974373.html?weibo_id=4161298893123205”

太可爱了(。・ω・。)ノ♡

十一年前,袁朗说:“常相守是个考验,随时随地,一生。”
八年前,龙文章说:“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2017,吴迪说:“时光不老,我们不散。”

听到晨儿穿着军装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就想,这是对十年前的那个故事那群人的告白。

士兵突击十一年,那些人还活跃在影坛,战狼再一次掀起军旅片的热潮,紧接着是兵团线好元老李晨的空天猎,以及之后同样是兵团线好元老的张译的红海行动,不知道是不是,反正我把它当做是对兵团线好这一系列故事的告白和想念。
我喜欢他们穿上军装,我喜欢穿着军装站在祖国大地上,从上世纪战斗至今的那群人。

时光不老,我们不散。兵团线好一直在٩( 'ω' )و

看我的英雄学院里开始的那些训练 我突然有一种看到A大队新人训练的感觉←_←

存梗(盗团混同)

我知道我还有一堆东西没写ヘ(_ _ヘ)这是我昨晚在火车上的产物,放出来存一下,有大大愿意写就更好了,因为我对老九门时期的一些细节东西不太熟悉,还要补一补,但我觉得这个梗可以有。

注:我的假设里有没有cp,有什么cp是不确定的。

如下假设:

1.龙文章其实原名姓张。我觉得团长的真姓可能性很多,如果结合盗笔混同一下的话,那很可能是张家人,团长那么牛批,而且他说自己家祖业招魂这个让我很在意(๑   ௰    ๑)

2.南天门上会不会有个大墓

3.一个引发此梗的脑内片段:

他睁开眼,只看见土造的屋顶心下想大约是地下了,余光又扫到人影,他昏昏沉沉的脑袋首先给出了一个印象——灰仆仆的。

“醒了,外乡人?”那人开口,一股子京味儿,声色温润,随即一转,“哦,不能这么说,我也是外乡人,都是外乡人。”

“你……呃……咳咳……!”吴邪开口,不料哑掉的喉咙没办法正常出声,他请了清嗓子,“这是,这是什么情况?”

“这儿是禅达,云南禅达。”那人说。吴邪转头去看,才看清这家伙,细瘦的骨架子上套着一件破烂脏污但看得出有间段清洗的衣服,而且是军装,这人的眼睛不大,但细长明亮,在昏黄的火光下神情令人琢磨不清。

“……我怎么在云南?”

“小太爷不知道。”他自称小太爷,“你细皮嫩肉的,是从军的知识分子吧。”

吴邪自然是善于思考捕捉细节的,他被自称小太爷的人的话惊了惊,烟了咽口水,才问:“这是,这是什么年份?”

那人愣了愣,薄唇一抿,眉头皱了皱,“兄弟嘿,您可该去看看大夫咯,这是1943年,这里是云南禅达,中国滇边。”

吴邪双目猛张,心下一激,眼前人那张长相平凡趋于清秀的脸有些失真。

“你叫什么,我叫孟烦了。”
孟烦了说,侧头睨他,吴邪这才看清这是个防炮洞,而那洞口顶上一个突兀的圆洞里透出冷霜般的月光洒在孟烦了头发上,隔世隔代。

“我叫吴邪。”
“……噗!天真无邪?”
“吴钩的吴,邪恶的邪。”
“孟烦了,烦恼了却的烦了。”

“孟烦了,那你知道,一个叫张启山的人吗?”


求看过盗团两部而且有兴趣的大大写_(:з」∠)_
以及,如果我之后有时间,也会尝试写写吧

我吃我吃!我吃还不行吗?

Raiii:

...画成了个老流氓真的,虽然他本来就是个流氓(?)

我就在丞相当年草庐所在的那座山脚下上学,刚刚学校组织在学校隔壁的隆中风景区看了诸葛亮话剧,这时候躺在床上看丞相的同人,真是特别有感觉,仿佛当年隆中对的两个人就在眼前,鱼水相遇,从此一生。
诸葛亮从一而终,刘玄德得之甚幸,黄月英得之甚幸,汉室得之甚幸。
我看哭了,鱼水袍泽,不弃丑妻,汉家天下,诸葛亮从一而终。我又想起当年看了不知道多少遍的新三国、三国原著、三国志……etc各种版本,听见话剧诸葛亮在樯橹灰飞烟灭中怅然,泪如雨下。

不说了,我要再看一遍三国。

湖北文理学院的我今天随学校看了场诸葛亮话剧,感觉要被拖回坑了
就记得我亮那句,对黄月英,刘备,大汉,从一而终QwQ

我必须要吐槽一下,为什么阴阳师猫咪的进阶方式是找小伙伴亲亲抱抱(交配???)
emm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