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夏完结后小段子】他们所有人(8)

我居然还是只写了这么一点,果然明天才能写完吧。

话说明天上午开学QAQ,还好赶上这个时候了呢,剩的不多。



80.
“Crap!幸好前面有个加油站。”Jim看了一眼表针。
“停一停也好,你应该休息一下了,下半段我来开。”Spock对他点点头。
“是,我的大副!”金发青年转头向男朋友俏皮地眨眨眼。

Jim和Spock正在驶向老家的高速公路上,此时已经到了黄昏,虽然Spock并不建议,但是出于无奈他们只能暂时吃自带的面包和培根。

汽车重新准备启程时,天色已经黑了一大半了,还有一小半的天空透着迷迷蒙蒙的橙色,一些星星已经可以看见了,亮晶晶的镶嵌在漂亮的渐变色里。
准备拉开车门的Jim停住了动作,他仰起头,蓝色的眸子带着笑意盈满了微弱的光芒。
“Jim?”Spock愣了愣,也从车里出来了。
“Spock,宇宙太美了。”
“嗯。”黑发青年浅浅笑了笑,走到Jim身边,陪他一起仰起脑袋。
“再过几个月,我们就要离开这个星球了。”Jim握住身边人的手,与他十指相扣。
“嗯。”Spock没有说别的什么。

“这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从小到大都没有变过。”
“我会陪你完成它,我的舰长。”

金发青年低下头微微红着脸笑了,然后他侧过头,吻上Spock略显冰凉的唇。

星星,已经全都出来了。月亮也是。

81.
“老年生活如何?”Sherlock坐在Mycroft家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Grandt?”
“是Greg。”Lestrade翻了个白眼,“你只是在抱怨没人给你案子了。”
“哦当然不是,找我的案子可多着呢。”
Lestrade皱着眉头看了他一眼。

“说真的,你也该考虑放弃那些危险的案子了。你没那么年轻了,女儿都结婚了。”
“我没那么老,而且姜还是老的辣。”
“John也没那么年轻了。”

“......”

“他可能会受伤,而且没那么容易恢复。”
前探长先生一语中的。

半晌,Sherlock抬起脑袋假笑着说:
“Grent,你真的该劝劝Mycroft节食了。”


82.
“Brother mine,你在跟Greg说什么呢。”Mycroft阴着脸带着微笑走了进来。
“啊,我亲爱的哥哥,你又胖了。”Sherlock挑起眉毛。
“行了Sherlock,你怎么不关心关心自己撩起刘海以后的发际线。”Mycroft优雅地用小黑伞点了点地板。

“Sherlock,别像个孩子!”John从Mycroft后面走出来,侦探立刻收起了假笑,“Rosie他们已经到伦敦了,马上就过来。”
“啊,说起来Spock也接到他的妈妈们了,顺便一提,带着小男友呢。”John看了一眼脸色发黑的大英政府。
“男朋友?”Mycroft深吸了一口气。

“啊,看来还有你不知道的事。”Sherlock摇了摇头,看他滑稽的表情,快要憋不住放声大笑了。
“Jesus......”Mycroft扶着额头坐到沙发上,继续黑着脸。


83.
Spock一家是最晚到的——他们在221C叙旧了很久。
大家显然都被Jim的阳光聪明开朗给征服了,更何况Jim对于他们一些人而言并不那么陌生。
除了Mycroft。

“你是这一代唯一的孩子,Spock。”Mycroft把Spock拉到了一边。
“我明白。”Spock点点头。
“你不能让Holmes家的香火就这么断掉。”Mycroft说。
“当然。”Spock看着伯父,微微一笑。

“......看来你有准备。”
“我从来不做没有逻辑的事情。”
“但是代孕妈妈要我来选。”
“......那是自然。”

Mycroft露出了大大的笑容,使劲拍了拍侄儿的肩膀,“站着干什么,你的Jimmy在那边等着你呢。”
Spock感激地对伯父笑笑,“谢谢您。”然后转身向正在陪丈母娘Molly做点心的男朋友走去。



84.
几个月后,一艘名为进取号的宇宙飞船在世界的关注下启航了。
她的船长和大副都十分年轻,但才华出众,一个叫James T Kirk,一个叫Spock Hooper Holmes。
而他们的家人都在为他们自豪。


85.
Mycroft和Lestrade是最先有孙子的,可惜不是Holmes家的。他是个勇敢聪明的男孩子,很普通,但很快乐。
接下来是Rosie的一对双胞胎,男孩是个聪明的数学小天才,女孩继承了她爸爸的艺术细胞,Sherlock很乐意引导孙子的数学,并且教自己的孙女学小提琴。
Spock和Jim等了很久,他们完成了一个五年任务后才回到伦敦的家,在接下来的两年的假期里,让找好的代孕妈妈为他们诞下了一个金发棕眼的小男孩,那同样是个聪明的Holmes,头发随了代孕母亲。发色什么的,是Spock和自己大伯的共识。

而这个时候,那群故事的主角,已经老了。是真的老了。


86.
Sherlock退休了,他开始在家里做做小实验小研究,不再接那些劳神又不安全的案子,而John依旧在行医,一年之后,他也退休了。两个人商量着搬离了伦敦,去了苏塞克斯丘陵地带的一个恬静的小村落,有了一座小别墅,Sherlock会养养蜜蜂,做做研究,而John不时帮村里的人看看病。

那是一个冬天,苏塞克斯下雪了。
Sherlock打理好了养蜂房,便回到了屋子里的暖炉前,坐在自己丈夫的身边。

“很久没下雪了。”John向他那边挤了挤。
“嗯。”Sherlock应答道,他发现John不太对劲。
“怎么了?”

John看了他一眼,眼眶有点发红,手指在轻微的颤抖。Sherlock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医生把一封信递给Sherlock。

从伦敦来的。

Sherlock打开它,安静地、缓慢地,读完了。他的眼眶红了起来。
“那我们至少下午就要出发了。”
“当然。”

他们收拾了一下,简单吃了个午饭,然后拎着行李离开了家门。

苏塞克斯的雪飘到他们的头发上,衣服上,像很久很久以前。
Sherlock转头看见他爱人的眼睛里湿漉漉的,蕴藏着这么多年了从未改变的情感。



87.
他们到的时候所有人也都到了,除了还在天上的Spock和Jim。

葬礼很简单,这是老太太自己要求的。有梅花,有小点心和红茶,还要有简单的但是时尚的音乐,不准太悲凄。
那位收纳他们、给了他们家、给了他们创造这些故事的机会的老人走了。

葬歌里,他们听见一个故事的悄然结束,以及另一个故事的悄然兴起,他们知道,自己都老了,过去的时光已然不在。
好在老人做过的小甜饼、沏过的茶,都在那位博客写手的著名的故事里详细提及,让每一个以它为佳话的后人都知道有那么一位妈妈一样的老人和那样一段留在贝克街的暖乎乎的记忆。

贝克街那套房子已经被Mycroft买下,Eurus和Molly继续住在那里,221B却从没有动过一分一毫。

那天的夜幕降临,所有人各分东西时,伦敦也下起了小雪。

再见了,亲爱的Ms Hudson。


评论(2)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