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孟】山神咒(四)川军团铲屎官

(孟烦了你皮下的张猫奴露出来啦!!!!!)

4.川军团铲屎官

  孟烦了坐在床边对着空空的对面想,龙文章这死啦死啦的一大早又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狗肉倒是兴奋得和它兄弟平时一个模样,哈喇着舌头闲不住地四处溜达,不时就跑到门边儿上狂吠几声。孟烦了怀疑,龙文章的魂儿是不是又跑到狗肉身上了。

  事实上,龙文章的魂儿不是跑到狗肉身上了。

  龙文章本人,不,本猫,正在房顶的梁上来回踱步。奶奶的,这黑豹可气人,平时对它亲如兄弟,自己变成猫了就追着自己跑。现在怎么办?难道要这个样子打鬼子?挠死他们吗?

  龙文章郁闷地停下踱步,对着鱼肚白的天,发出一声悲壮的...喵~~~~~~!!!!!!!

  龙团座,不,喵团座,定了定心神,决定不能就这么坐等上天开恩,这不是他的风格。于是他活动着灵敏的新形态蹿下了房顶,在自己营房旁边埋伏了起来,等待他的副官出来。

  然而他最先等来的不是他的副官,是几个惊讶地看着他的炮灰。

  “这里有只猫啊!”泥蛋指着喵团座惊呼。喵团心想:丫从小到大没见过猫?喵团座很不屑地扭过了身子不予理睬。

  “长得还蛮漂亮哩!”满汉凑近了看。喵团心想:本团座当然漂亮了,变成猫也是玉树临风的猫。

  跟着上来看热闹的还有四五个炮灰,祭旗坡没什么新玩意儿,一只长得挺漂亮的猫自然成了焦点。

  喵团座突然感觉一阵凉意,脑袋里敲起了警钟。他转转玻璃珠子似的猫眼睛,回头瞥见几个越靠越近的人影。

  “说不定能卖个好价钱咯!”不辣搓着手,离他越来越近。

  “咪喵!!!!!!!!”喵团座大叫一声,猛地用力一跳,爬上了房梁。

  炮灰们一看,不知道从哪里弄来根竹棍想把他捅下来。

  “喵~喵~快下来!小畜生快下来!”迷龙尖着嗓子在下边儿朝他招呼。

  喵团座要是有人脸现在应该已经黑了,去你的小畜生,你们才是小畜生,等老子回来了非玩儿死你们这些坏心眼儿的小畜生!

  “哎!干什么呢?一大早吵死小太爷了!”

  喵团座听见了救赎的声音。

  只见救赎打开了营房的门,一脸烦闷地走了出来,“干什么啊,死啦死啦一会儿不在你们奏拿杆子捅他营房当心他回来又拿全团的军饷做文章。”

  “有只猫!”不辣乐道,“长得还蛮好看捏,抓了可以卖个好价钱!”

  孟烦了一听,反应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猫?哪儿有猫呢!”只见孟小太爷嘴角一咧,笑得那叫一个灿烂,小眼睛贼溜贼溜的直放光。

  众炮灰原地沉默,只是不约而同地指向房顶。

  孟烦了顺着他们抬头一看,只见一只黑白相间身形优美的猫伏在营房顶上,棕色的眼睛像宝石一样直直盯着他。

  “猫咪,猫咪过来!我不会伤害你,下来,乖~”孟烦了笑得眉眼弯弯,语调柔和得像个刚得了孩子的娘,神色像捡了五百大洋。

  喵团座皮下那个龙文章和所有炮灰一起用打开新世界的目光看着孟烦了。

  “喵~快下来!”

  “烦啦,它不会听你的啦。”阿译忍不住开口说,连他都要被这个样子的孟烦了吓到了。

  “闭嘴别吓到他!”孟烦了转头一秒变脸,噎得阿译顿时尴尬。

  喵团座顿觉有趣,心想今天才知道这小瘸子还是个猫奴。龙文章突然决定做个好猫。于是他动了动身子,对准了向他伸出手的孟烦了,一跃而下,扑进小瘸子有些单薄的怀抱里。喵,还挺暖和的嘛。

  川军团团长的副官养了一只猫。据该团某士兵反映,该副官对这只来历不明的猫的热情超过他们团长超过小醉甚至超过了火柴盒!比如到现在团长音讯全无而他的副官却一心吸猫。令人庆幸的是,这只猫没有被取名为猫肉。

  “火柴~过来~”

  小瘸子到底多喜欢火柴?猫团座板着一张本来就写着我很心烦的嫌弃脸,怒视自己的副官传令官翻译官参谋官勤杂兵以及铲屎官,难道他都没有发现自己不见了吗?!

  孟烦了不知道自家的猫“火柴”在想什么,只是觉得这只一脸冷漠的猫冷漠得真可爱,比他的团长可爱多了,瞧瞧这身又顺又滑的毛,漂亮的眼睛,嫌弃的表情,让他想起了儿时在北平家里的时候,翻过院墙看见隔壁张家养的一群小猫,各个都是漂亮的贵族,优雅可爱。

  喵团座在看见孟烦了把手伸过来的时候抖了抖,正在思考要不要躲开,然而孟烦了已经把他抱了起来。被孟烦了碰到的那一刹那,龙文章心里眼里只有一双手,小瘸子瘦巴巴的,两只手倒是挺好看,修长骨感又白皙温暖,动作轻柔小心,龙文章舒服得一阵战栗。

  然后他被孟烦了放在了腿上,喵团座吃了一惊,不知道是自己作为猫的肚子软乎乎的还是因为小瘸子大腿上还是有点肉,自己居然没有被咯得疼,嗯,还挺暖和,挺舒服的。

  于是他在孟烦了大腿上蹭了蹭,翻了个身,看见孟烦了正笑出了一脸褶子。

  年纪轻轻的怎么一脸褶子,喵团座想,然后开始对着他的笑容发呆。

  孟烦了跟了自己这么久,有几次笑成这样过?明媚、纯粹,连每条褶子里都溢满了喜爱。窗外的阳光照着他,不大的眼睛里流光溢彩,睫毛不浓密但纤长,笑容不惊艳但十足可爱且感染人心。这是年轻的孟烦了,褪了壳的孟烦了,是龙文章一直想看到的孟烦了。

  然而,却是对着一只猫。喵团座皮下的龙文章有些愠怒地想,翻了醋坛子。

  “火柴,你是我养的第一只猫......你说,龙文章那孙子回来后会不会让你留下来啊?”孟烦了轻轻顺着喵团座的毛,笑容浅浅。

  你还记得自家团长啊孙子!你要是再养猫我能让它留下来?炖了给兄弟们打牙祭!有你哭的。喵团座愤怒地想,然而那一丝怒火飞快地被孟烦了轻柔的抚摸和单纯温暖的微笑给浇灭了。

  “我小时候就特别喜欢猫,隔壁家养了很多,北平街上也有很多,家猫优雅可爱,干净伶俐,有的懒乎乎的很慵懒,毛球似的。野猫就惹不得,喜欢抓人,但是矫健得比武侠小说里还厉害,可聪明了。我爹不让我养,我就常常趁他不在爬到院墙上面看隔壁院子里的猫,每只都不一样,但是都很可爱。”孟烦了说着,笑容越来越深,“我还被抓过几次,都是因为不小心从墙上摔下来了,骨折过两次,早早儿的体验过当瘸子了......”

  喵团座听着,扭过了脑袋,换成趴姿,听他温温和和地讲故事,他一直觉得,自家副官的声音挺好听的,就是嘴里从来蹦不出好词儿。

  “你别怕狗肉,狗肉是好狗,跟我那个大型犬似的团长不一样,”孟烦了突然压低声音对他说,好像怕龙文章突然从哪里蹦出来似的。喵团座一听怒了,差点跳了起来,爪子一亮,恰恰好在孟烦了手腕上刺了一道,所幸没出血。

  “嘶——火柴,你反应这么大啊,是不是狗肉欺负你了?别怕它,有小太爷在它不敢拿你怎么样!”孟烦了连忙把小猫往回搂,一只手放到他腹部,挠了挠。

  啊啊啊好舒服。喵团座突然很感谢不知是哪路神仙把他变成了猫,他在孟烦了腿根上肉较多的地方蹭了蹭,要求更多的挠挠。

  孟烦了见他家火柴示好,也开心了,继续给它挠挠。

  “我们团座儿,在虞啸卿那儿就是一披着哈巴狗外皮的狼狗,在我们这儿他就是头狼,嗷嗷着领着我们这群鬣狗,从南天门那儿活着回来。别说,他跟狗肉真像,长得都像。”

  喵团座闻声,这次却没生气。像就像吧,看在你挠得挺舒服的份上。

  “这家伙八成又去城里了,连个信儿都不留。”

  孟烦了的声音比刚刚低了一点。喵团座抬眼看,却发现小瘸子已经收敛了半分笑容,眉头微蹙。喵团座皮下的龙文章心里抽地一疼。

  

  去几个小时正常,去半天也正常,可这到了中午饭点还没回来就不正常了。

  孟烦了问了一圈人,谁也不知道龙文章去了哪里,火柴方才失了宠,非常无聊地端坐在营房的桌子上,看着他的铲屎官干着急。心里窃喜,火柴失宠了,因为龙文章。喵团座看着桌上的纸笔,突然想到自己完全可以留几个字来告诉孟烦了,可是转念一想,这就不好玩了啊,好不容易上天给个机会,不利用岂不是暴遣天机?于是他收回了这个小心思,一心一意地眯着眼睛享受正午从窗子里透进来的阳光。

  孟烦了回到营房,看起来气哼哼的。

  “难道要小太爷找到师部去......”

  喵团座心里一咯噔,小瘸子你可别去,你要是去了我之后怎么跟上边儿解释自己去哪儿了啊。

  他慢悠悠踱着步靠近瘫在椅子上的孟烦了,不想看他瘪着嘴皱眉头那衰样儿,在他面前坐定,仰起头大大地喵了一声。

  孟烦了的注意力果然被拉了起来,他看着火柴,心情没有好一点,但总归露出了笑容,“你饿了吧?”

  喵团座又喵了一声,心想你不说我都忘了我也要吃东西。

  “我去找迷龙要个鲱鱼罐头,抱歉啊,我们暂时只有这个条件。等仗打完了,要是小太爷还有一口气,就有你火柴的鱼吃!”

  孟烦了把喵团座抱起来,低下头在他脑袋上亲了亲,然后放下他出去了。

  喵团座皮下的龙文章回味着头顶那个软软的触感,突然有点愧疚。

    事实证明孟烦了是个会考虑前因后果的人,他没有直接去师部问人,再说就算龙文章真被师部扣下来了川军团也不会什么音信都不知道。于是代理团长阿译和代理副团孟烦了领着一帮人城里城外找起了团座。

  喵团座看着这些家伙,和旁边打呼的狗肉一起想到一个故事,小蝌蚪找妈妈。

  炮灰们陆陆续续回来的时候已经是黄昏,喵团座灵敏的猫耳朵听见外边传来克虏伯要吃饭的声音,阿译那一帮人回来了,自然的,他们没在禅达城里找到龙文章。

  喵团座从桌子上跳下来,走到门边探头探脑,没看见他的铲屎官。喵团座突然想起来饥饿这个词,以及那个人用好看的手指撕碎罐头鱼仔仔细细地喂给他的样子。

  “还没找到团长咯?”不辣问道,“烦啦呢?”

  “烦啦说还要找找,这娃娃咋这么倔捏?迷龙怕不安全陪着在。”兽医的声音,看来除了孟烦了和迷龙,大家都回来了。

  喵团座的小心脏砰砰直跳,天越来越黑,横澜山那么大,孟烦了这傻狍子是打算找到什么时候?愧疚也好,担心也好,有点小感动也好,反正喵团座觉得自己不能继续装犊子了。这没他想的好玩,一点也不好玩。

  于是喵团座从后边的窗子窜了出去,暗戳戳地离开了营地,去找火柴的铲屎官,龙文章的副官。

  孟烦了领着一群人找遍了横澜山,除了一些容易影响军事安全的地带,哪里都找过了,没有龙文章,没有他的半分影子,日头从正高降到西边,天色越发暗沉,寒号子叫得人心里发寒,冷飕飕的山林风吹动草木的动静都让人在意,生怕哪一处他们团长的踪迹被忽视。

  黄昏时分了人还是找不着,有几个炮灰已然生了倦意,他们清楚除非翻开了土地找尽了山洞否则这地面上是真没有可能找到龙文章了。孟烦了心里也过意不去,叫大家回去了,迷龙这家伙嘴上对谁都不屑,心里也不比孟烦了少着急,又担心“瘪犊子你这小鸡仔似的身板子我怕你被狼吃了”,便陪着孟烦了继续找。

  “这瘪犊子彪呼呼的乱跑,整的哥几个浪费老半天的时间,找到他先打个半死再说!”迷龙气哼哼地跟在孟烦了后面。

  孟烦了不说话,他很累,尤其是完好的那条腿,根本找不到的绝望感让他更累,几乎失去了调侃回去的能力,只能应和着笑一笑。

  迷龙拍了拍孟烦了,向他递出一个鲱鱼罐头,“到饭点了,先吃点儿东西再找。”

  孟烦了接下罐头,摇摇头,“一边吃一边找吧,天越黑越难找。”

  “说的像你天黑前能找到他似的!吃!大爷我带了火柴,晚上接着找他丫的。”

  孟烦了愣了愣,想到火柴,他新收养的猫,也不知道那些家伙会不会好心喂它吃的,不过火柴也在外边待了那么久了,应该会自己找吃的。

  “发什么愣啊你,孟烦了你今天奇奇怪怪的!从早上开始就跟中邪了似的。”迷龙拍了拍他的背,孟烦了一个没站稳差点摔了一跤,这才回过神来。

  “小太爷没事儿。”孟烦了看了他一眼,然后把罐头收进怀里,“谢了,留给死啦死啦吧,找到他的话,他估计没吃什么东西。”

  迷龙沉默着看着他,心想这犊子玩意儿真中邪了,怪不拉叽的。  后来迷龙从自己的罐头里分了些给孟烦了,孟烦了说没食欲,就吃了一点,吃完时天还没黑透,他们继续找。

  找过了无数重复的地方,还是没有踪影,他们停在一个看得见南天门的崖头,盯着怒江在黑暗中一如既往地流淌。在这里他们不敢点火把。

  “他不可能到江那边去,那瘪犊子除非不要命了。”迷龙拉了拉孟烦了的衣服,他借着皎洁的月光看见孟烦了的神色,总觉得他要豁出去过江。

  “他就是个不要命的货,”孟烦了说,依旧看着怒江,“他天天盘算着偷到西岸去,因为那边有群我们都想干死的王八。”

  “反正你不要想,想都不要想,我不会陪你过江找龙文章,他要是真那么彪他就知道自己回得来,他不告诉你那他就没想让你去找他!”迷龙掰过他的肩膀。

  “分头找吧,你去山那边,我在这边。”孟烦了说,回头看着迷龙,“给我点儿火柴。” 

  “你丫从来点不燃。”

  “龙爷,小太爷找不到他,后半辈子都睡不着觉。”

  迷龙没办法对着这样一句话再开半句玩笑,只能掏出几根火柴递给他,“别弄湿了,否则你老子我都弄不燃。”

  “谢了。”孟烦了给了他一个微笑,带着苦味。

  天已经黑透了,喵团座还是没看到孟烦了,但他找到了迷龙,迷龙那崽子也是一脸灰土,皱着眉头,嘴里骂骂咧咧的。喵团座有些生气,心想你不是留着保护孟烦了怕他出事的吗?怎么一个人瞎转悠。然后他想到孟烦了现在不知道在哪儿找他,就像他现在也在找孟烦了一样,心烦又绝望,好像在茫茫大海里搜寻一根针。

  他继续在草丛中、灌木里飞跑,猫的夜行能力是很强的,他能记住这里所有的东西,不会迷路。这样,他一直找,终于看见一处峭坡上有一个隐约的人影,这个坡是他们要去对岸必须经过的地方,喵团座心里一咯噔,立刻跑上去。

  果然是孟烦了。他坐在峭壁上,整个人看起来累极了,他对着南天门那个方向,半垂着脑袋。

  喵团座轻缓地靠近,在他旁边坐好。孟烦了好像没有注意到,依旧垂着头。喵团座这才看清楚他在干什么。

  孟烦了在划火柴,一遍又一遍,火柴怎么也燃不起来,他似乎也意识到了,于是动作只是机械的重复,弹棉花似的不用力气,还有些发抖。喵团座抬头看他的脸,才发现这种颤抖是因为哭泣。孟烦了的眼泪安静地流过,已经干了,在眼角还有点亮晶晶的光影。

  喵团座的耳朵垂了下来,猫皮下的龙文章心里闷闷的疼。

  孟烦了为龙文章哭了。

  “喵呜~”喵团座决定叫叫他。

  孟烦了惊得一抖,侧头看见自家火柴,心里暗暗叹道真是只有灵性的猫咪,居然找到了他,一阵暖意随着火柴贴上他的手腕传进心尖儿上。孟烦了的眼泪又有些绷不住。

  他咧开一个在喵团座看来几乎是有些柔软的微笑,把喵团座抱了起来,放进怀里。

  “还是你好,死啦死啦不像你这么让人省心,小太爷也不如你,你这么小一个,能找到刚认识的我,我却找不到天天待在一起的一个混蛋。”

  喵团座呜呜叫了两声,这次没有因为孟烦了对龙文章的批驳而炸毛,只是更深地缩进自家铲屎官的怀抱,汲取这种令猫咪无比愉悦的温度。喵团座突然想这么躺着睡死过去,不回营地,也不打仗,就躺在铲屎官的怀里,舒舒服服地睡一辈子。

  “火柴,你吃饭了没?”孟烦了突然想到,问起,挠了挠小猫的肚子。

  喵团座舒服地扭了扭,然后用一声低落的叫声回复铲屎官的提问,这代表他饿了。

  “正好,我留了个罐头,本来是给龙文章那孙子留的,先分你点,你比他值当这罐头。”孟烦了立刻从怀里掏出罐头,语气有些愤懑。

  喵团座又有点要炸毛的冲动,可是抬头看见孟烦了笑吟吟地为他撕下鱼肉,就又没了脾气。

  孟烦了开始喂他吃东西,喵团座无比愉悦地接受铲屎官的投喂,心想真是人不如猫啊,孟副官哪有孟铲屎官可爱?孟副官才不会给龙团座喂吃的呢。

  

 “火柴,你说他是不是去江那边了?”

  喵团座闻声开始乱叫,表示否定,这蠢瘸子不会是想自个儿到西岸去吧!

 “他不告而别最有可能是去那边了,他问过我愿不愿意和他一起去,我拒绝了。”孟烦了摸摸他的毛,嘴角的笑终于扭曲,泪水从眼眶里大颗大颗地掉落,砸在孟烦了的手背上,砸在喵团座的软毛上。“我答应他,他就不会一句话都不说就消失了对吧。”

  喵团座皮下的龙文章心里闷闷的痛变成抽抽的疼,他突然剧烈地渴望变回人类的样子,想把哭成泪人的小瘸子按进怀里摸摸脑袋顺顺毛,就像孟铲屎官对火柴做的那样。

 “龙文章那个混蛋奏是小心眼儿,我不答应他他就连个纸条儿都不肯留,他大爷的就是个王八犊子!”孟烦了一边哭一边骂,骂得越难听,喵团座就越不想变回龙文章骂回去,他甩甩尾巴,蹭蹭脑袋,被他怀里让人心碎的颤抖震得心口疼。

 “他要是回得来,奏是阴曹地府小太爷也跟着去!”

  喵团座抬头看他,孟烦了抬头看着南天门,哭得很难看,眼泪水像断线的珠子,砸在喵团座毛上,疼在龙文章心里。

 “火柴,小太爷这辈子想得多做得少,唯一干成了的几件事做得也不怎么样,死啦死啦骂我骂得没错,虽然到现在我也不服气,但是这一次我不能就这么算了,我至少要知道他去哪儿了,没有龙文章,川军团就真的只是炮灰。”

  喵团座听孟烦了用这样认真的表情对着他说,几乎以为孟烦了看出了自己是龙文章。喵团座蹭了蹭孟烦了的腰,喵喵叫了两声。

  孟烦了,这可是你说的。喵团座皮下的龙文章狡黠一笑。

  孟烦了,这可是你说的。山那边的老妖怪看够了戏。

  山这边的黑夜里,一人一猫同时昏睡了过去,祭旗坡营地那边,迷龙领着一堆炮灰来找那个找人把自己给找丢了的孟烦了。

  

    第二天的早晨,孟烦了睁开眼觉得自己梦还没醒,因为他发现自己像只猫似的缩在另一个男人的怀里,而且那个男人身上的味道他绝不会认错,泥土、树木、硝烟、有时会带一点茉莉香的衣领,以及孟烦了不想提及的,炮灰们身上都有的常年不洗澡的难闻异味。所以说,他在龙文章怀里醒来。

  他抬头,看见一双贼亮贼亮的眼睛盯着他,里面满是笑意。

 “早啊,以后阴曹地府也跟着我去的孟烦了。”龙文章伸出一只手,揉了揉孟烦了脑袋上乱乱的软软的毛。

 “你大爷的跑哪儿去了你还有没有良心你知不知道我找了你半天!”孟烦了瞬间忘记了尴尬,腾地一下坐起来,翻身把龙文章压在身下,抡起拳头就是要打下去的势头。

 “你打啊,你打得到你就打啊,孟铲屎官。”龙文章笑得贱兮兮的,一只手捉住他抡拳头的胳膊,一只手放到孟烦了头顶又揉了揉。揉猫似的。

  他突然想起火柴。

 “艹,你看到一只猫没有?”孟烦了依旧压着他,也没有挣扎,表情变得极其紧张。

 “就是那只你拿给我的晚餐喂了的猫?”龙文章揉毛的手绕到孟烦了后脑勺,把他拉近了一些。

 “......”孟烦了呆住了,“你怎么知道?”

 “喵喵喵!”龙文章尖着嗓子用一种特别气人的调调学猫叫。

 “......我X你大爷!!!”

  为什么孟烦了会在龙文章怀里醒来呢?

  据前去找人的目击者所诉,龙文章和孟烦了是一起被发现的,被发现的时候他们紧紧抱在一起,龙文章抱着孟烦了的腰,脑袋抵在他的颈窝,孟烦了的下巴放在龙文章的脑袋上,脸上一看就是刚哭过。

  啧,正常人都心知肚明了。

  抗日英雄孟烦了于1942年某日升职川军团团长的专职铲屎官,又在同一天被撤职,继续坐拥该团团长副官传令官翻译官参谋官勤杂兵的官职,并加封团长夫人。山里某老妖怪如是道,深藏功与名。

-----------------------------------------------------------------------------

今天一直在收拾东西,所以晚上一边渣yys一边码字

是的,什么老妖怪老神仙上帝都是我hhhhhhhh

小太爷的确比较像猫,可是欣欣是猫奴啊这个梗萌死了~

评论(10)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