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空(猪猴)】无题(5——8)

5.【猪八戒】

猪八戒带着那身俊俏皮相回去见师父师兄时其实是特期待的。一方面是料到师父定要骂他几句,但事出有因,也没什么;另一方面特别想看看那猴子看到自己这个样子是什么反应。猪八戒见多了齐天大圣不把天下放在眼里的样子,见过了孙行者对唐僧惟命是从的样子,他也不觉得孙悟空看到自己换个样子能有什么反应,但是他就是期待。

他看见孙悟空又露出了那种有点傻的表情,呆愣着盯着他看了不过一会儿。猪八戒还在纳闷原来孙悟空平日里时常盯着人发呆吗?那猴子就腾上来捏住自己的耳朵骂起来了。

猪八戒被他捏得嗷嗷叫,耳朵不受控制地变了回去,正要恼,却看那猴子开心地捏着他耳朵笑了出来,双眼弯弯,盈着皎洁月华,笑得开怀,便露出两颗小虎牙,金棕的毛看起来柔滑漂亮。这一眼看过去着实明亮。猪八戒本要看看他的反应,却不知自己的眼神成了他想让对方表现出的样子。

师父果然不支持他们化形为人的,修佛之人,不重外貌。猪八戒心里有点惋惜,他实在想看看孙悟空化为人形是个什么模样。他这么顽劣高傲,或许人样儿是个放荡不羁的少年侠客,英姿飒爽,浓眉明目。

猪八戒在前面带路,身边走的是孙悟空,昂着头东张西望,比他矮了半截。猪八戒于是侧头微微倾身,“怎么样,大师兄,老猪这模样可比那杨戬差?”

猴子斜睨他,眼神闪动了一下。猪八戒突然发现他睫毛这样看着很长,眼尾的金红色皮肤好似锦鲤尾,远看妖冶吓人,近看精致摄人,毕竟还是个石猴子精,有几分惑人的本事。他这样想着不过几秒,屁股便被巨力一踹,好在自己反应快向前跌了几下,否则定结结实实摔一跤,同时听见后面传来一声,“整个一破烂乞丐!”

猪八戒摸着屁股低骂了几句,心想这遭瘟的猴子,离他远点。

猪八戒哪里敌得过他大师兄,下一秒猴子就在师父一声“悟空,不得欺负师弟!”中跳上了他的背,撞得猪八戒好一下踉跄。

猴子个子小,趴在他背上倒不重,两条腿牢牢拴在了他腰间,发出非常嚣张的大笑。

他大爷,我老猪在高小姐房里就该办了这猴子。猪八戒脑子里冒出这么个念头。

可吓了他一跳,这破猴子,我老猪可没兴趣办他,可拉倒吧!

被孙悟空毛茸茸的胳膊捂着的皮肤,却开始流汗。死猴子,热死了,全是毛。他嫌弃地想,却没赶他,不自觉地向前放低了身子。

 

 

6.【孙悟空】

师徒三人在村里找到了借宿的人家,这家人算是比较富裕的家庭,招待三人吃了斋饭,又空出一屋偏房给他们借宿。

这家人是一对老夫妻和一对儿女,儿子女儿都是俊俏的年轻人,各有赚钱的本事,人也好。姑娘叫兰兰,年芳十八,人如出水芙蓉,俊秀灵巧,让孙悟空不得不想起自己在天宫中救过的那位紫兰姑娘(*1)。

那姑娘见过师徒三人,眼神里遮不住新奇,主要是没见过这样气度的大唐高僧,更没见过孙悟空这样的半猴妖仙,不过新奇不了多久,她就只盯着猪八戒看了。哼,死肥猪,还说不是想勾引小姑娘,本性难改。

那猪头呢,自然是欢欢喜喜地和那家人搭话,吹嘘了几个神仙事儿,逗得那姑娘笑个不停。孙悟空小声哼哼,扒着碗里的米饭,心里打算着晚上怎么捉弄这猪头来得趣儿。

 

晚饭过后,村长邀请唐三藏去给一些有兴趣的村民讲经,三藏自然愿意得很,嘱咐了两个徒儿几句,便随村长去了。

孙悟空转眼便没看见那猪头,反正闲来无事,就去寻他,心想定能抓着他在跟小姑娘吟诗作对呢。

 

孙悟空在村子后面的一片空地找到了猪八戒。空地是一片草地,临水,溪涧顺着石缝约莫是流进前方几十里远的大江,这里视野开阔,看得见山在黑夜里绵延,看得见玉盘盈盈,挂在高空。理所当然还有个叫兰兰的姑娘。

孙悟空没去惊扰他们,却是化身为一只飞虫,飞到猪八戒旁边的一根草上,躲着偷听。

 

兰兰坐在石头上,猪八戒在石头旁边的草地上抱着膝盖,仰着头,在看天上的月亮。

“八戒哥哥,你说你和那个小猴子是神仙,真的吗?”兰兰问。

你才是小猴子,黄毛丫头!孙悟空心里恼。

猪八戒愣了愣,嘴抿了抿,孙悟空看见他眼里的神色忽明忽暗,明亮乌黑的眼珠里收纳的是不再属他统管的天河,还有祸他被贬的一汪月色,知道他心里怅然。

“是啊,我们是下凡的神仙。”猪八戒的声音很温柔,不像和孙悟空争吵时的样子,难怪迷得住那些小姑娘。孙悟空本想叮他一叮,让他出丑,却做罢了。

“那那个小猴子怎么不似你这样,好个俊俏神仙?看着却像个猴子妖?”

呸!那猪头俊俏甚么!还不是化了形,老孙变成人形,也不定比他差几分!

只听猪八戒笑出了声,孙悟空恼了,当时就想去叮他。

 

“那猴子是我大师兄,神仙的模样,可是万千神佛也比不上的威武。”

这一下便没叮下去。

猪八戒说这话时看着兰兰,目光明亮,充满怀念,像看着另一个人。

“可是他又瘦又小!”

“他可是与天齐名的大神仙。”猪八戒说。

孙悟空承认自己偏爱美丽好看的事物,但是今天对那猪头莫名涌上的一股好感,一定不是因为那副迷人的皮相。也许是在他的话里找到了曾经桀骜不驯、无拘无束的自己,又觉得这个堕落凡间几百年的天蓬,竟和自己有类似的愁绪。

 

“但是呢,确实是没你八戒哥哥我英俊啦!”八戒说着话锋一转,笑得有点痞,这是开始勾搭小姑娘了。

兰兰被他逗得哈哈大笑,又要缠着八戒给她讲更多故事。

孙悟空终于想起了他此行的目的,于是飞远一点,眼珠一转,嘿嘿笑着施了个法,变成嫦娥仙子的模样。

 

(*1:不同版本对这位仙女的叫法好像不太一样,就取张卫健版的紫兰仙子的名字)

 

7.【猪八戒】

“天蓬元帅!”一声温婉熟悉的音调在猪八戒背后响起。

猪八戒一愣,听出来是嫦娥,但万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回头一看,呵!真是嫦娥。

“八戒哥哥,这个仙女姐姐是谁啊?”兰兰一脸懵地问道。

“……就像你说的,仙女。”八戒面无表情地回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嫦娥,心里有了几分数。这绝不是嫦娥,嫦娥怎么会突然从村子里而不是天上走出来,没事儿来找他?肯定是那猴子,要不然就是又遇着妖怪了。

“仙女!”兰兰欣喜得很,一天见到这么多神仙,可把她乐坏了。

“兰兰,你先去你爹娘那儿吧,他们应该在听我师父讲经。这位仙女姐姐是我的朋友,有重要的事情找我。”

还不等兰兰答应,“嫦娥”便翩翩然靠了过来,十分自然地挽住了猪八戒的胳膊,娇声道,“小姑娘,你去吧,姐姐有很多话,要和天蓬哥哥一一道来呢~”

猪八戒被这一声弄了一身鸡皮疙瘩,被挽住的地方酥酥麻麻的让他恨不能赶紧抽开,他咽了咽口水,侧头看那“嫦娥”,美目微嗔,面目熟悉,神情却处处透着不对,还带着一股该死的猴毛味儿和花果香。孙悟空。

“这仙女姐姐神经有点问题,你快去吧!”猪八戒连忙让兰兰回去。

兰兰也觉得气氛不对,有些尴尬,便去了。

 

“孙猴子!你少玩儿我,装得一点也不像!”猪八戒一把推开变作仙女的孙悟空,抖了抖袖子。

“天蓬哥哥,你如何这样说妾身,妾身好伤心。嘤嘤嘤……”那孙悟空不依不饶,竟垂头掩面哭了起来。

猪八戒气得倒吸了口气,凑上前去拿了他掩面的那只胳膊,“我是不是要被你捉弄一路到西天?齐天大圣!”

孙悟空与他对面,猪八戒皱着眉头带着怒气的眼睛竟有些压迫人。

对方没吭声,还是那副女子样貌,慢悠悠地靠猪八戒近了一点,唇齿却只离他不到一指的距离,清润的气味将猪八戒完全包裹。

猪八戒的心脏如擂鼓,却不曾生了将他推开的心思,他看着那双女人的眼睛,在里面看见金色的火焰隐隐掠过。

“如果是呢?你还愿跟我们继续上路吗?猪头。”孙悟空在他唇边说。

猪八戒听了笑笑,竟轻轻合上了眼,“观音有命,不得不从。”无视他已渐渐变回猴子的模样,假装没看见,带着捉弄猴子的心思将一个吻覆了上去。

 

不出所料地被他推开跌到地上,一根金箍棒砸到地上,差点成了猪八戒的绝代棒。

“你这猪八戒,知道我是谁还敢下嘴?!”

猪八戒抬头看他,只见齐天大圣怒瞪着那双又亮又大的眼睛,抿着嘴,气哼哼的,仔细一瞧,那双眼睛里竟蒙了层水雾,煞是可爱。

小个子,爱面子,顽皮爱捉弄人的小猴子,被一个吻差点弄哭了。真可爱。

猪八戒像忘了自己的命根子现在有点危险,起了玩心,笑了出来,“你是齐天大圣,我大师兄,我才敢下嘴呢。”

 

“我打你个呆子!”

“大师兄饶命啊!!!”

 

 

8.【孙悟空】

 

孙悟空愉快地趴他二师弟背上回了村里。不得不说,这猪头身上真舒服,想必变回原样儿趴着更舒服更软和。

“呆子,你可记得你现在是佛门中人,不得贪恋美色,否则你要一辈子这个猪头样。”孙悟空趴他背上,凑近他耳朵,嘿嘿笑道。

猪八戒哼哼了两声,“大师兄是山灵仙体,不曾体会过凡俗之乐,虽有生老病死生离死别苦惑众生,也有百般滋味妙绝,有道是‘只羡鸳鸯不羡仙’,连杨戬那三眼神的母亲都愿放弃仙位,在人间嫁人生子。”

“……呆子,你就懂?”孙悟空知道猪八戒在人间历经情劫,知道悲苦无常让他想要解脱,也不理解他为什么还是贪恋无底红尘。

猪八戒便放慢了脚步,竟一振袖子,表情作得可以,唱道:“多情自古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啊!”(*2)

“少在你爷爷我面前吐酸水儿,赶紧去师父那边,这个时候也快讲完经了!”孙悟空化出尾巴,力道不轻地抽了一下猪八戒。

猪八戒哎哟一声,赶紧往前走,“大师兄懂什么,天生得道的灵猴,天生的神仙!”

孙悟空愣了愣,他不留恋红尘,他也确实没在红尘里得到过多少快乐,只有还是个幼猴时在人间饱受的风霜暑酷,但是所谓无拘束的凡尘极乐,又何止人间红尘?

“呆子,你怎么知道,我不懂?”

 

猪八戒没理他,自顾自往师父讲经的地方走,周围的村民看那英俊的年轻和尚背上趴个个子不大的猴子,都觉得稀奇好玩儿。孙悟空被盯得不自在,眯着眼睛呲着牙,仿佛要跳起来拿棒子敲人。棒子没落到人身上,猴子的拳头落在了猪八戒的脑袋上。

猪八戒看起来倒乐呵呵的,嘴里念叨着百年前天上银河是怎样的如缎如绸、辰星流萤。乡村的夏夜温柔,月亮清冷的光和天河星灿绚丽铺织的天空下,路旁简陋居所门口的红灯笼在微风里摆动,有人睡去了,有人见着大唐来的新奇人儿要来听经,也有人乘凉喝茶,孩子你追我赶,不富裕又局限的生活,也恰恰好食得五谷和山野香风而餍足。

孙悟空见多了这样的平凡景色,却极少次为此感到舒坦安宁,适合久久逗留。如果这也算俗世间的红尘苦乐的一种,孙悟空想,那也值得。他想起花果山的一山风光,鸟兽虫鱼花果树茶,皆是朋友,天地自然筑成户,青山绿水养生息,不求荣华繁丽、仙家大名,只求乐得逍遥、没有礼教、悠然自得,这何尝不是他孙悟空留恋的红尘,不舍的极乐。

 

到了师父讲经的地方,孙悟空才从猪八戒身上跳下来。讲经会散了,三藏正在和村长挽手相谈,一边朝外走,见两个徒弟来了,便与村长要作别。

“多谢施主,时候也不早了,施主请回吧。”三藏与他作别,谦和之态极有圣僧之度,“我与两个徒儿还有长路要赶,不敢耽误。”

“也好也好,请三位大师回去休息。”

孙悟空看见三藏,感觉就像被从刚刚的臆想里拉了出来似的。美好夜晚的梦乡终究不在西边,西行的路有多长多远,到了灵山后又如何,孙悟空还没有好好想过。神仙的生命那么长,孙悟空不在乎十几年的远征,只知道唐三藏将佛法弘扬人间之前,他便这么向西而行。

 

眼前更令孙悟空欢喜的是,从今天开始,他便可以靠个猪肉垫子睡觉了,真个舒服。

 

(*2:这里引用TVB猪八戒的一句话,这篇文宇宙和版本模糊,并非TVB同人)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