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夏完结后小段子】他们所有人(7)

总感觉今天写少了...

大概明天或者后天就会完结,完结后可能会把里面的某些粗写了的东西拿出来当番外详写~





73.
一切故事都像它应该是的那样发展下去。
221B的那对夫夫依旧拯救着无数的生命,从犯罪手中,也从疾病手中,时光和坎坷继续在他们的血肉之身上留下或轻或重的伤疤,每一个都组成了完整的他们。
Eurus依旧会帮人破破小案子,Molly工作照旧,不时也帮一帮年迈的Hudson太太。
Rosie的大学生活很顺利。她读完博的时候,在爱尔兰有了一个自己的工作室。Arnold年纪轻轻的接手了父母的产业,同时把他的艺术事业发扬光大,待她顺顺利利地进了英国皇家科学院,便同她结婚了。
Spock和Jim有资格登上太空时,科学技术已经足够发达,明年,他们就要作为第一批舰队飞上宇宙,而Spock如愿以偿地获得了科学官和大副的名额,Jim将成为舰长。
大英政府和苏格兰场一切都好。

这是一个三月,伦敦还有点凉。
晨雾让街道有些模糊,窗前的中年男人拉开暗红色的窗帘,有些感慨的眯起灰蓝色的眼睛。他身后走上来的人为他披上一件毯子,“别冻着了。”
“我不冷。”
“你可不是年轻人了。”
“我也没那么老。”
医生哼哼笑了两声,环住他的腰把头埋在他背上,“是啊,是谁上次接了一个没花你一天的案子就气喘吁吁了?”
侦探沉默了,他转过身,把医生一步步逼到沙发上,欺身吻上去,“至少能让你反抗不了。”

“行了,今天Rosie还要回来呢。”
“对啊...小混蛋要回来了。”


74.
Mycroft头发已经苍白了一大半,稀稀疏疏地退到脑后,他在Alisa Lestrade——他的教女的扶持下从客厅里慢慢往外走去。
Lestrade在门口相迎。
稍微年轻一些的探长也已经不比当年,眉眼还是一样的温柔,带着从未消失的严肃。而他浓密的头发上那一层银色意味着,他明年就要退休了。

Sherlock猜错了一件事,Holmes家没有再多一位探长。
Lestrade和Mycroft都是位高权重的人。这代表着,不论现在这个时代多么开放,思想都没有彻底解放,而代表着英国政府和苏格兰场的他们始终不能明面上宣布关系。所有人都只知道,Mycroft Holmes单身了一辈子,而Lestrade离婚后就再没有娶过任何人,他的唯一的女儿伴着他一直到最后。

Alisa笑着挽住自己父亲的胳膊,一起向宅子后面那片林子走去。
而Lestrade侧头向他的爱人看去,发现他也在看自己,深邃的、时常冷漠的瞳孔里溢满了独特的温柔的情感。

三月的树也开了一些花,洁白的花瓣近茎处是淡淡的鹅黄。花从树梢随着时大时小的春风旋转着下落,安静地与大地接吻。
“Lisa,还不准备给你快退休了的爸爸生个孙子抱抱?”Mycroft问他的教女,眼睛却带着笑意看着他的Greg。
“Dad哪有那么老?”Alisa撅噘嘴。
“是啊,我哪有那么老,我还要再干一年呢。”Lestrade瞪了一眼Mycroft。
“Greg,你的头发也白了。”

Lestrade转头,深深地看了他很久。
你的头发也白了。
“你的头发,还快没了呢。”

Mycroft不满地转头,看见探长笑得一脸褶子,睫毛里掩藏着星光。

他们都老了,他们的年华和故事已经接近尾声了。
美妙的是,到了这个节点,就是最幸福的时候。


75.
“Daddy!Papa!”他们已经工作成家了的女儿像个几岁的孩子一样有些粗鲁地打开了门,把带回来的礼物一股脑扔在沙发上,然后绕着两个爸爸转悠。
“欢迎回来,我们的宝贝儿!”John起身给了女儿一个拥抱,Sherlock只是拍了拍她的头,微微笑了笑。
“Arnold呢?他没来?”
“哦,在后面,Arrrrrr~!”

“抱歉,慢了一些!”之间一个帅气的黑发男子此刻无比狼狈地抱着一大摞东西好不容易才进了门。

“呃......这些是......?”John指指那些东西。

“我只拿得动沙发上那些,这是其他礼物,给大家的!”Rosie笑着拍拍胸脯。

“Rosie,你回家不用破费的。”
“没事,那都是我自己在工作室做出来的。”

76.

事实证明,Rosie自己设计的清洁机器人真的很好用,可是Sherlock并不那么喜欢,但他还是别别扭扭的接受了,理由是“谁叫John喜欢呢”。

77.
“Rosie,以后你工作忙,不用随时刚回来的,跟我们保持联系就好,有Arnold在,我们也挺放心的。”John说。
Sherlock一如既往的哼了一声,Rosie知道Papa在表示自己也同意。
“没事,下半年我就会回伦敦,我的工作室要迁过来。”Rosie大大地笑道。
John也笑了起来。心里期待的、暖乎乎的感觉。
原来真的只有当了父母,才知道孩子在身边的那种感觉。
许多年前,离开家庭去参军的John Watson不知道。

“嗯,那真是太好了。”

78.
Lestrade没等到明年就退休了。
一切都是因为在六月的某个案子里他摔着了骨头,扭伤了腰,这花了他一个多月才完全恢复。他确实不年轻了。
Mycroft很久没这么愤怒了,他的情绪让他也大病了一场。
这件事之后,他们身边所有人都强烈要求Lestrade提早半年退休。
Lestrade本来想再坚持一下,然后转头就看见Mycroft望着他蹙着眉头的脸,他那一头白发在这场病之后更白了。

“好,我也该卸任了。”
他微笑着答应,左手紧紧地搭在了爱人发凉的右手上。
他感觉手下的皮肤渐渐停止了颤抖。


79.
Eurus睁开眼睛,胳膊被枕边人压的有点麻。
很熟悉的酸麻感,她微微扬起嘴角。她用余光向左下角看,瞥见金色的美丽的头发里掺杂的几丝银白,在清晨的阳光里很美,长长的睫毛盖不住眼底的纹路,只是投下一些阴影遮住了淡淡的黑眼圈。

她突然想起在很遥远的以前的某一天,她真的还很小很小,才刚刚学会说话,那时比她大一岁的哥哥躺在她附近的小床里,在晨曦的光里挥舞着比她大一点点的小手,呼唤她醒过来的样子。幼稚、单纯,什么都还没有开始的那些个早晨。

她惊觉,现在怀里传来的闷闷的嗫嚅,带她回到了名为简单和幸福的起点。
她小心翼翼地,吻了她头顶金色的发旋。


评论(3)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