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夏完结后小段子】他们所有人(3)

今天就忙着过节了更的很少,赶在今天结束前更。

最后那段是非酋作者的执念

(天天吸本尼怎么不见欧气上涨QAQ难道本尼是假欧洲人?

我懂了是因为英国脱欧了!!!!!!!!!!!!!!!!)


23.
Sherlock在苏格兰场处理完案子(医生今天在上班)领着刚从私人教师那里下课的Rosie回到家,意外地发现221B变得不太一样。
红彤彤的?
挂在门梁上的灯笼、贴在门上的一个金红色汉字,以及可见的窗棂上的彩纸花......

这看起来...可真亚洲啊。

这绝对是Hudson太太和医生一起弄出来的。
但是为什么?今天是什么日子?

抱着这样的疑惑他敲了敲门。果然,John在家。
“新年快乐,Sherlock。”
医生微笑着把他的丈夫和女儿迎进家门。

丈夫和女儿一大一小瞪着两双疑惑满满的眼睛,看向John。
John穿着一件大红色的中国式外衣,淡金色的图案有致地蜿蜒在衣料上,倒也称得金发男人煞是好看。
“但是Daddy,圣诞节已经过了,1月1日也过了。”小姑娘皱着眉头。
“你在过一个亚洲节日而且你还不是为了自己想过才过的。”Sherlock眯着眼睛给出推理结果。

John拍了拍手,走到一边用一只漂亮的茶壶为丈夫沏了一小杯茶。
“确实不是我要过,”John把绿茶递给Sherlock,“是我的一个中国同事,她想家了,今天又是她的生日,我们诊所都希望让她过个传统的中国年。”
“所以待会儿不止一个人要来?”
“嗯哼。”
“......”

“哦别这样Sherlock!”John无奈地半蹲到沙发扶手边上,仰头看着自己心情很糟糕的丈夫。
“我讨厌这种事,你很清楚。”Sherlock缩在沙发上像一尊佛一样坐着,也许John可以用他做一个非常有亚洲气息的装饰品。
“Sherlock,”John伸手戳戳他,“那姑娘需要这个。”
“我也需要安静的夜晚。”
“我都跟大家说好了。”
“这就是临时取消这个词组存在的意义。”
“别辜负我的劳动。”
“吃一堑长一智,下次别这么干了。”
“......你爱我吗?”

“......”

侦探微微起身,僵硬地把脑袋向左下角扭去,他憋屈地噘着嘴,“你居然用我对你的感情威胁我。”
“Sherlock,为我过个外国节,Please~”John恳求地看着他,只差眨巴眨巴眼睛充小狗了。
“......今天你自己动。”Sherlock丧气地倒回沙发。
John微笑着起身掰过侦探的脸,给了他一个甜腻的吻。

24.
“Daddy,我还可以看BBC科学频道吗?”Rosie扯着爸爸的衣角晃啊晃。
“宝贝,当然可以,但是今天不行。”John温柔地摸摸她的头。
“可是今天有纳米科技专题......”
“但是宝贝,不行,你可以和叔叔阿姨们一起看中国的春节联欢晚会。”
“......”小姑娘萌萌的狗狗眼表情瞬间变成了一座冷冰山。“哦。”
[萝莉式冷漠.jgp]

25.
送走客人后,两位爸爸确认了小姑娘已经睡熟,收拾了一下客厅,就大概晚上十点了。
John回房间拿换洗衣物洗澡。
走到房间附近还差几步路时,他敏锐地察觉到有人迅速的接近了他。

他猛地转身,却被来人制住手臂,猛地压到了墙上。
“Watson.”对方性感低沉的拜伦腔在他耳边响起,“补偿时间到了。”
John松了口气,轻轻推拒男人压上来的身体,“Sherlock,让我先洗个澡,你也要洗一下。”
“别想逃,”Sherlock的右手伸进他的衣服下摆,富有技巧性的碾压过他腰部的肌肉。
“我没想逃,我现在身上都是酒味。”John确实喝得有点微醺,灼热的气息恰好喷在Sherlock光裸的脖颈上。
“我不在乎。”Sherlock继续动作,然后低头吻住了医生。
他们跌跌撞撞地在微暗的环境里激吻着移向卧室。当侦探压着他跌倒在柔软的地毯上时,医生的前襟已经敞开了一大半了,他张着颜色鲜红的薄唇大口呼吸,酒醉的颜色为他上了一层胭脂。
Sherlock难耐地扑了下去......

“Sherlock!!!”John的丈夫被他的丈夫给踢开并非常精准的倒在了自己的小床上。
“我都说了我要先洗澡!!!”

25.
小床?那个留着是为了John生气的时候侦探用的。

Sherlock很满意因为小床在John床边,所以其实没有什么区别,因为他依旧想干嘛干嘛。
但John英勇地证明了Sherlock这个想法大错特错。

26.
“什么声音?”
坐在电脑前打字的Molly转头看向221B那边。
“他们没事吧?”
Eurus摇摇头,继续专心用手指在手机上画一个大星星,“嗯,没事,小打小闹呢。”
总是很相信Eurus推理的Molly放心地点了点头。
“Molly,亲我一口。”

“???”Molly像见了鬼似的看着她,“你逗我呢?”
Eurus可怜兮兮的看了她一眼:“没那个意思,就要你亲我一口。”

早已习惯了古怪的Holmes家的Molly想了想也不奇怪,总比恋尸癖正常。
于是她凑上前亲了她的室友一口,在脸上,留下了一点唇膏的印子。她红着脸,停顿在她脸上时隐约看见室友紧紧按在屏幕上那个星星上不放松的手指,而她撤回自己的脑袋时室友拿开了手指。

“你在干什么?”

Eurus没有回答,只是紧紧盯着那个屏幕。
几秒后,她尖叫了起来。
是的,一个冷静到冷漠的神秘的Holmes像个少女一样尖叫了起来。
“Yeah!!SSRSSR又一个!!!”
Eurus放下手机猛地抓住Molly的手,“Molly,你是个名副其实的欧洲人。”

“???”可是现在她只会黑人问号。
可是你不也是欧洲人吗?

评论(6)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