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夏完结后小段子】他们所有人(Sherlock/John,Eurus/Molly,神童Rosie)

CP有福华还有Eurus和Molly以及一些隐藏麦雷,

目前还不确定段子多少,我写了一部分,之后每天更一点,过年这几天可以完结(吧?),大概准备一直写到Rosie成年后的一些小故事吧。

全是段子,平时时间短而且文笔不好所以暂时不想动长的

至于Eurus和Molly的cp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好,EM会让我想到TSN==

所以暂时有:  东茉、风茉、欧茉、东风中的茉莉花(???)、Eurolly

百合不喜慎入~


1.
“我把我的房间收一下,暂时应该能腾出Rosie的位置。”John抱着Rosie,与Sherlock一同站在重新修好的221B客厅里。
Sherlock皱着眉看着小婴儿用软溜溜的嘴巴含着他的是指并且用力地啃咬——一手恶心的奶味。
“你打算把你和Mary的房子卖了?”Sherlock盯着Rosie,头也不抬地问。
“......嗯,我不想带着Rosie住在那个地方,发生了太多事,我需要一个新开始。”
John伸手抚平宝宝头顶的一小撮金灿灿的呆毛,想起失去妻子的那个晚上通灵似的哭得打嗝的Rosie,瑟缩了一下。
“回到故地的新开始?”
“我打算租下221C来着,毕竟现在多了个孩子,她不久后也需要一个自己的屋子。”
像是有感知似的,小姑娘冲着Sherlock哈哈笑起来。
Sherlock的嘴角悄悄扬了扬。
“你可以继续住221B,”Sherlock微微欠身与John平视,前军医在那双灰蓝眸子中的诚恳里有点不自在地微微挪开目光,“我可以把我的房间收拾整洁,Rosie可以住在里面。”
John愣愣的睁大了青玉色的眼睛,不可思议地看着Sherlock,不知是该为他肯让出他的‘生化实验室’惊讶还是该为Sherlock准备睡哪儿疑惑,他才没有想问侦探是不是打算真的跟他当(同)室(的朋)友。
“呃......”

“我不只在卧室里做实验。”
解释了前者。John应该吐槽还是问他怎么知道他要问什么?

“看见你对Rosie这么有热情还真是令人惊讶。”John怀疑地看着他,“我以为你讨...恨小孩子?”
“我的确不喜欢小孩子,但她是Rosie Watson,我的blogger的小孩,我的教子。”

John的脸不经意的热了热,“你是不想我走?”
“My dear Watson,我可离不开我的传记作者。”
Sherlock用拇指温柔地磨了磨Rosie的小脸蛋,抬眼对他的医生抛去一个wink。

2.
John才没有觉得Sherlock这个样子还挺适合当一个爸爸呢。


3.
“到时你住哪儿?”
“221B。”
“你,睡哪儿?”
“沙发、地铺——”
“Sherlock。”
“或者我的好医生的卧室里......的地铺。”

......

“NO...!!”

于是Sherlock有了一张贵得要死的小单人床,就在Watson床边。


4.

John轻车熟路地从Mycroft的小黑车上下来,扬着他金灿灿的小脑袋向坐在自家院子里喝下午茶的英国政府打招呼:“Hello~~Mycroft!”
“经过上次舍妹的事,你丰润了不少啊,”Mycroft眯着眼睛笑得像只狐狸,“午安,医生。”
“哪赶得上您(丰润)哪,Greg也控制不了你的甜食不是吗?”医生眨着他漂亮的大眼睛纯良地笑。
“太抬举了!从那儿被救出来后我可是受惊至极——害探长安慰了我好久呢!”Mycroft抬抬手示意他坐下。
John做到小洋桌前,说:“让我猜猜,Sherlock又怎么了?”
“舍弟拒绝了我为他置办的私人事务所和实验室的想法,决然要同他的医生住在221B。”
“...有什么问题吗?这是你弟弟自己选择的。”
“你们睡在一起?”

John的脸腾地红了起来。

“不,我们只是睡一个房,轮流打地铺。”
“我明白了。”

这就是为什么Watson的卧室里多了一张高级单人床。


5.
“大概两个月之后,Eurus就可以离开那座岛了。”探访过Holmes家的小女儿,Sherlock和John从电梯里往外走。
“哦,那太棒了。”John点点头,“其实她是个挺好的女孩儿。”

Sherlock突然顿了顿脚步,灰蓝色的眸子将带有恳求意味的目光投向医生,“我想让她搬到221C。”
John停住了脚步,睁大了眼睛,“这样,这样没问题吗?”
“你不相信她?”Sherlock的眉毛微微下塌,“还是你不相信我?”
“不,Sherlock,我当然相信你们。但你不能因为你是她哥哥就为她做决定,更何况这才不到半年......”
“我和Mycroft欠她了很多,”Sherlock把手插进口袋里,微微低头,“即使Trevor的事摆在那里,即使她做了那么多可怕的事情,即使那一度使我痛苦......不是我冷血到不会在乎她伤害的人甚至是我一生中有过的最好的两个朋友,my John,”
John眨眨眼示意他。
“她依旧是我妹妹。”

John点点头,微笑,他知道这个男人的感觉。
三十多年来,Sherlock Holmes一直是任性的那个,他的生活方式被他钟爱的公式和化学元素占满,被抹消掉的那些微暖却悲伤的回忆只剩下无踪的红胡子和一堵心墙,在他人类的心脏里造了一个禁区,他让自己忘记了开锁的密码。所以他从不用去疼爱某人,从不去包容谁。
直到John Watson和他感性又丰富的灵魂带着硝烟的气息而来,Sherlock Holmes才发现即使是自己,也会为了某人担惊受怕,为了某人牺牲付出,为了某人忍让、沉默、改变、负责。John Watson看着他的侦探一步一步剥开自己的壳,露出内里比任何表象温和绅士有人情味的冰冷的社会人要温暖几千倍的人性。

而Eurus,他遗失的、渴求关怀的心脏在无助中变了质的小妹妹,沉睡在二三十年无尽的高空中的梦魇里的,带着Holmes的血液,就这样出现了。她在她幼时的房间里蜷缩着,红着那双与Sherlock相似的眼睛。Sherlock Holmes意识到,自己还是个哥哥。

“我保证,她不会再做那种事。”Sherlock很认真的看着John。
“Eurus同意了?”
“我跟她一起商量的。”
“Mycroft也同意了?”
“呣......这似乎是最后的问题了(Final Problem)。”
John大笑了起来。

6.(上)
他们再次见到Molly Hooper是在一个案子里,可怜的姑娘被五花大绑拴在巴茨实验室的角落。
犯人穿着一件款式俗不可耐的夹克衫,手上拿着一针管淡棕色液体,针头对着Molly的颈动脉。
“Holmes,丢掉你们的枪和通讯工具,不然你的小女友就没命了。”
“她不是——”Sherlock的袖子被John扯了扯。“放了Molly,这种把戏已经玩腻了。”
“俗套但是永远有用!”犯人晃了晃手指,“给你妹妹打电话!”

“Eurus?”Sherlock和John互相对视了一眼。

“你接近我们就是为了Eurus,那你为什么要做那些额外的勾当?”John冷冷地盯着他。
“勾当?你是说那个小老太太在公交车上遇见的小火灾,还是Molly Hooper爆炸的公寓?”
“你——”
两人不约而同地皱起眉毛。John差点忍不住扣下扳机——可怜的Hudson太太幸运地被好心人救了了,但还是闪了腰,几天都不能随便动弹。
“你的妹妹掌握着一大半个英国的犯罪界,结果这段时间突然就消失了,我得要回我应有的报酬!”
“她退出了。”Sherlock说,“你得不到什么了。”
“叫E来见我!”
Sherlock翻了个白眼,“你可想清楚后果。”

犯人盯着他,没有说话。

Sherlock用另一只手掏出手机接通了221B。
“喂,Sherlock。”
“来巴茨医院,马上。”
Eurus顿了顿,,
“Eurus?”
“可我还要照顾Mrs.Hudson。”
“别闹了,sis。”
“...叫那家伙在‘老地方’等我。”
“老地方?”
“替我传达就是了,brother mine.”

Sherlock挂了电话,“她叫你在老地方等她。”
“我必须带着这个女人一起去。”犯人拿针头碰了碰Molly的脖子。
侦探有些不高兴地点了点头,用手肘轻轻碰了碰眉头皱得更深了的医生,“Eurus有分寸的。”


6.(下)【Eurus/Molly 百合】

Molly被绑在角落,五分钟过后,遇害的恐惧便消散的差不多了——习惯了。取而代之的是麻木和理所当然——谁叫她栽在Holmes这群人这儿了呢?
在听见Sherlock那说了一半的“She isn't (my girlfriend)”的时候,她不意外地悄悄苦笑。她知道那句“I love you”不是真的,至少它不代表着爱情。她不傻,她当然明白那是为了某个案子不得已而为之的做法,她明白他不是真的不通人情到拿这种事做实验,其实她知道真相后很开心Sherlock至少是在乎她的安危的。但是她真的,很爱很爱Sherlock Holmes,他庆幸他没有真的给她希望,他明白即使有也多半来自感激和愧疚,也许还有一些友情。
你看Sherlock和John微妙的身体碰触的方式,你看他们那默契的眼神。
她退出了,不管最后谁和谁长相厮守,他希望这两个出色的男人一切都好。
她希望他好好的。

接下来她被带到了一间废弃的厂房。
这是Molly第一次亲眼见到传说中Sherlock Holmes的亲妹妹Eurus Holmes。
三十多岁的女人更像一个女孩,穿着款式简单的及膝碎花裙,神似Sherlock的眼睛比哥哥更大更温润,黑发微微凌乱,衬得她本就略苍白的肤色仿佛一碰就碎。
最让她注意的是,是Eurus那双眼睛平静的光泽背后,典型的Holmes家的敏锐以及一种神秘莫测的灵气。
Eurus看见她看着自己,对她微微笑了笑。
Molly尴尬的撤开目光。
“我当初怎么会找了你呢?龌龊到绑架一个姑娘来威胁我哥哥以讨取一些肮脏的报酬。”Eurus用稍带疑惑的眼神直直盯着犯人,眨着大眼睛歪歪头。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Molly不愿多作描述。她知道Holmes家的人如果要处置谁,手段一定足够可怕,而这个Eurus简直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只记得Eurus带着温柔的微笑,仰头在罪犯耳旁说了什么,然后那男人就跟疯了一样的跌倒在地上,抽搐尖叫,就好像Eurus是什么索命的恶魔,刚刚向他通知了他的死期还有十八层地狱的邀请。
她大大的咽了口唾沫,略微惊恐地抬头去看Eurus。
Eurus没有笑,她的手握着拳垂在身侧,清澈的眼睛里只有简单的色泽,她看着Molly,似乎有些犹豫。
奇怪的是,Molly并没有觉得哪怕一丝害怕。
就像许多年前,面对Sherlock令人鄙夷的与众不同反而让Molly着迷向往。
半分钟后,苏格兰场的警员鱼贯而入,把地上发着抖的家伙围了起来,有人上前为Molly松绑。
Molly任由别人为她解锁,披上毯子。她的眼睛像着了魔似的看着依旧站在那儿的小Holmes。

Eurus眨了眨眼睛,开口:“我说,你没事吧?”

Molly在本子上记下这件事。她不知道,有了这第一件,后面还有很多件。几乎无数件。


7.【Eurus/Molly 百合】

Eurus一开始就注意到了这个对她哥哥无比着迷的女孩,Molly Hooper。
其实Eurus有点讨厌她的名字,因为它的缩写和他的那位兄长一样,M H
多好的一个筹码啊,Molly Hooper。
她多么忠诚,多么忍让,她可以在一切发生之后依旧对她在乎的那个人言听计从,任由自己那位不通人情世故的二哥给她暧昧的希望,以获得短暂的满足。
即使到了最后,Sherlock那通明显有目的而为的电话里,她也没坚持到最后。

Eurus突然有点嫉妒。

她嫉妒哥哥的玩伴,她不曾承认但她讨厌被排除在外。
她嫉妒有Watson的哥哥,从没人对她单纯地忠诚又死心塌地。
她嫉妒拥有爱情的人,比如那位监狱长,所以她看着监狱长夫妇的死亡难受地笑。

但她不知道自己现在到底在嫉妒什么。
是嫉妒Molly对哥哥的忠诚和深爱固执至此,而自己是那么想拥有吗?
这不是Eurus会做的事。她有点暴躁地想,这甚至不是一个Holmes该干的。然后她想起那个婚礼的角落里的躲藏着的自己,看见哥哥眼神里让人心碎的渴望、不舍、微微的妒忌,祝福以及,妥协。Sherlock Holmes那么干了。

其实最开始,Eurus想到过用真的炸弹的,那可以让Sherlock崩溃——Sherlock并不爱Molly,但他会因为没能保护身边的任何一个人自责,她的二哥,其实比他和大哥要有人性得多,所以Eurus知道自己的那几个小游戏能打击到Sherlock,从儿时的红胡子到几个与Sherlock毫无瓜葛的普通人,Sherlock总会计较自己的失误带来的死伤,就像最后,Sherlock选择把他的妹妹拥入怀内安抚,却没有为她犯的滔天大罪而失去理智。这屡试不爽。
她知道自己下对了棋。

但看着监控里的Molly,Eurus放弃了那把待补的刀。吓吓哥哥们和二嫂算了。
Eurus忽视了自己胸口变得疯狂的那一小阵搏动。

Molly的干涸了的眼角泛红,她没有表情,她在巴茨医院的实验室里,穿着白大褂,戴着手套,腰背挺直,目光逡巡在实验桌的各处,灵巧的手指熟练的操作,一个完整的实验项目在她手下顺利完成。Eurus看着她填好数据,放进文件袋里,然后花了一些时间收拾桌面。

这是她接下来要伤害的人。

大约一个小时后,安在Molly家的监控器有了动静。Eurus转头去看。
Molly换了拖鞋,把包挂在门边的架子上,脱下呢子外套,没什么力气似地踱到沙发上,她打开电视,随便挑了个什么频道,她似乎并不喜欢这个节目,因为她始终没有表情——不排除她没心情去“有表情”。
这耗了Molly一小会儿。
然后她皱了皱眉毛抬手关了电视,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向厨房,厨房是开放式的,Eurus可以清晰地看见Molly走进去,背对着摄像头。
据她双手放在砧板上的大概位置、胳膊弯曲的幅度,她可以判断出那大概是个拳头大的东西,现在这个钟点他不会吃正常,那应该是茶点会用的东西,应该是个柠檬什么的。
然后哥哥们进了她备好的房间。
Eurus把注意力转到小房间里,临开口说话前她又瞟了一眼。果然是柠檬。

一切顺利进行。
她成功让Sherlock彻底伤了Molly的心,也成功看见了几乎失去理智的愤怒的哥哥——真少见。
她不自主地看着屏幕里的女子。
Molly死捏着手机发抖的手和她咬紧了下唇泪水肆意滚落的眼睛,这一切安静的发生着。
Eurus想,Molly Hooper的哭泣是无声的。

她成功让Sherlock和Molly绝无可能了。她突然意识到。
她感到奇怪的难受,她看着她,突然有点后悔,又有点庆幸。
那女人悲伤的样子,像极了多年前高空中绝望又失望的自己
8.
事情结束了。
绑架Molly的男人据说由大英政府好好处理了,同时,为了免防类似事件再次发生,Eurus顺便借哥哥的手理清了自己之前留下的一些小尾巴。
221B迎来了着几个月来的第二位新房客——Molly Hooper,她住在221C,同Holmes一起。
——当然不是Sherlock Holmes!

Molly从巴茨回到221C时房间已经是整理好了的——感谢Mycroft的办事效率。当然,Mycroft会对这件事上心完全是为了他的小妹妹——别问两位更年轻的Holmes都对他们亲爱的大哥干了什么才让他同意的。(Molly有时候真的怀疑是不是Holmes们都有点什么兄弟姐妹控之类的)

Molly推门而入,看见明亮整洁的客厅,Hudson太太、Sherlock、John、Lestrade还有她的新室友Eurus,他们聚在客厅里聊得不亦乐乎,而Sherlock只顾逗着怀里的小姑娘——which surprised her!Eurus安静地坐在沙发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看见Molly回来,几束目光全部集中在她身上,所有人上前来迎接她,欢迎她入住新家。Eurus倚着沙发背,扬手挥了挥算是打了个招呼,笑容平和好看。

Molly站在门口,眼眶发热。
她到家了。


9.

Rosie一岁半了——时间过得真快。
Sherlock正把Rosie放在自己腿上,手里拿着的屏幕播放着化学实验教程。
“Rosie你看,二氧化硫不能永久性地漂白某物,一定条件下还会恢复原色......”

Rosie面无表情。

“Rosie,如果浓硫酸不是足量,这个反应过程中它还会由浓变稀,反应就不充分所以最后收集到的二氧化硫就......”

Rosie打了个嗝。

“Rosie......”

John Watson在一旁翻了个白眼,“Sherlock,Rosie需要她这个年龄段的玩具。”
“说的也是,她还没到这个层次,她需要先背元素周期表。”
“Sherlock。”
大侦探丧气地放下手机。
“John,我可不会讲睡前故事除了案件。”
“所以她需要玩具。”

10.
“John,她又拆了一个。”
“蓝色的?”
“粉的。”Sherlock把粉色衣服芭比娃娃的头递给John。
John蹲到沙发前,与面无表情拆娃娃的女儿对视。
“宝贝,芭比娃娃不是这么玩的。”
Rosie茫然的看着她的Daddy,眨巴眼睛,同时扯下手指间那条塑料腿。
“Rosie,你为什么要拆他们呢?”John温柔地问。
“可以,可以转。”
John和Sherlock一脸懵逼地对视了一眼。
“想看帕比娃娃的胳膊为什么可以转圈圈但是不能像Rosie一样折过去!”Rosie突然笑了。
“那你知道为什么帕比娃娃会这样了吗?”Sherlock伸手摸摸她的头。
(“是芭比不是帕比。”John干巴巴地说。)
“嗯!有一个坨坨卡在洞洞里,就绕着转了。”
“......”
良久,John微笑着放弃了娃娃,“嗯,真棒。”


11.
Rosie两岁半了。
在她拆了无数娃娃的四肢捅破了无数毛绒玩具之后,在她对着气球从不微笑只会好奇“为什么塑料皮会变成球为什么它会飞为什么它有点半透明为什么扎破后它会冲上天”之后,他们决定让小姑娘自己挑玩具。

John抱着女儿朝娃娃、小房子之类的地方走去,Sherlock在后面一脸无聊死了地跟着。
转了一圈,Rosie的面部表情依旧与她的教父保持一致。
“John,带她去那边。”Sherlock指指玩具区的另一侧。
John朝那边看了一眼,“不,Sherlock,那些除了Rosie还不会感兴趣的积木弹簧玩偶以外,就只有男孩子玩的机甲枪炮和赛车!一个两岁半还没上过幼儿园的幼儿不会玩这些!”
“可是他一直在瞧那边,她渴望什么的时候就是这种眼神,我观察很久了。”
John低头,看见小姑娘盯着那一头的闪闪发光的蓝色大眼睛,挫败地叹了口气。
“行吧。”

Rosie看见那些几何体时的眼神是John第一次见到的,他看见女儿要扑上去的小动作,无奈地把它们放进篮子里。然后Rosie把手伸向了弹簧玩偶,试探着按了按——她在玩偶跳起来时发出了小小的尖叫声。
于是John拿了一个粉红色的丢进篮子里——毕竟女儿第一次对娃娃感兴趣,即使她完全是因为那根弹簧。

让John彻底放弃把女儿塑造成可爱的小公主的是接下来女儿的笑声——Rosie在看见遥控小车被拼起来放在地上遥控着运动时拍着小手笑得像所有两岁半的小孩子一样——像所有两岁半的小男孩一样。

John安慰自己,她的女儿一定是亲生的,有一个军人爸爸,一个特工妈妈,一个侦探教父,喜欢刺激应该不会太奇怪,等她大一点就会喜欢女孩子的东西了。嗯。


12.
第一个上午,Rosie折磨了一上午赛车。
John对Sherlock挑挑眉——看,Rosie还太小玩不了这些的。于是他打脸了。
下午,Rosie会用遥控器让小车正确地动了,就是不能开得太快。
黄婚前,Rosie把小车放在身前,坐在地毯上,一脸犹疑地盯着它。
John微笑着摊手,“看,她已经厌倦了。”

第二天中午,John、Sherlock和Mycroft一起回到了221B,221C的两位女士正在照顾小宝宝。
皱着眉头的Molly开了门,一脸无奈,“他是个,非常特别的孩子。Dr.Watson,你该看看。”
Rosie正在玩赛车,准确的说,拆赛车。
Eurus微笑地看着Rosie,“她真是个聪明的小鬼头。”
“Rosie!你会伤到你自己!”John有点生气。
“放心,我们不会让她受伤,”Eurus说,“Rosie和我们相处得很愉快。”
“或者只有你。”Molly得到了Eurus的一个微笑。
“My dear,你为什么拆了它?”Mycroft俯身温柔的摸摸Rosie的小脑袋。
Rosie举起里面的一个黑色小块,“我想知道为什么车车可以动。”
“宝贝,这个叫马达。”Mycroft微微笑道。
“我知道,Aunt Eurus告诉我了!”Rosie甜甜地说,“她还告诉我车车、灯、动画片都是因为电才会变成我看见的样子的!”

“......你知道什么是电吗?”

“Aunt Eurus说所有的东西包括Rosie都是微粒组成的。有一种基本粒子叫电荷,电荷相对移动起来就会形成电流,不过我不知道什么是相对移动,叔叔你知道吗?”
Mycroft微微惊喜地看着Rosie,“当然,那是因为电荷有正有负,正电荷和负电荷balabala......”
“什么是正负?”
“这个我们还有些要先告诉你的前提哦。”
“快告诉Rosie!”
“改天吧,小家伙。”

John沉默了。

“Rosie,快告诉你的Daddy你的发现。”Eurus指指她一脸空白的医生Daddy。
“嗯,电流有方向的哦爸爸!我把这个叫电池的东东给......”

John第一次听女儿说这么多话而且语速快得让他觉得很耳熟。他用余光看见自己的好室友笑得一脸宠溺的褶子觉得自己还是和Molly退回正常人的战线比较好。

“她才两岁,他就知道电的本质了。”John说。而他上中学很久后才开始在乎这个问题。
“她快3岁了。”Sherlock说。
“Rosie,”John蹲下来,“你喜欢科学很好,但是拆电动玩具不安全,听话。”
“Daddy,我知道,Uncle Sherly给我展示过,如果按下按钮再卡住片片不让它转,它就会发热!”Rosie拿起同样放在地上的那个拳头大的儿童小电风扇。
“......”
Mycroft带着欣慰的表情点了点头,“嗯,电可以生热。”


13.
Rosie上幼儿园了。
Rosie退园了,
Rosie没在幼儿园待多久,因为幼儿园老师们认为自己教不了她。
由于刚进幼儿园的Rosie已经完全可以从1数到100并且语言流利,所以她一开始就上了大班,可是没过多久她就开始嫌弃同学们和不要一分钟就能全本填完的幼儿园教科书。
三个Holmes很开心很满意,John、Molly、Hudson太太以及有经验的爸爸Lestrade表示强烈抗议,他们认为小孩子必须和同龄人充分相处,融入自己年龄段的社会。

“幼儿园里的孩子因为她骂动画片主角都是没大脑的笨蛋而嘲讽她!”Sherlock心疼地摸摸Rosie的小脑袋。
“但我喜欢猫和老鼠,Jerry真聪明。”Rosie说。
“当然,今天Aunt Eurus陪你看~”Eurus拿着一些光碟走进221B的客厅。

“她没有礼貌地说幼儿园的老师们浪费她的时间。”John说。
“那是因为他们不肯告诉我造汽车的原理。”Rosie可怜巴巴地看着Daddy。
“他们不肯告诉她,只是原理而已,就算他们不知道也可以上网查一查告诉我们的小宝贝儿,”Sherlock带着假惺惺的哭腔指指窗外幼儿园的方向,“而且她明明是很有礼貌地说的,一个脏字都没有。”
“那是因为她才该死的三岁!”
“John你怎么能在才两三岁的孩子面前说脏话,这太没有礼貌了!”Sherlock捂住Rosie的小耳朵。

“可是我想知道......”Rosie看着Daddy愠怒的脸色,可怜兮兮地低下了头。

John的眼神柔软了许多,他弯下身,把女儿抱了起来。

“如果你这么想知道,爸爸可以给你买科普读物的。”

Rosie脸色巨变,抬起头,笑容明亮。
和她的Papa一模一样。

至于为什么Sherlock成了她的Papa,就是另一段故事了。


14.

“Sherlock,买儿童科普读物就行了。”
“相信我,他应该对这个更感兴趣。”
John接下那本《现代物理学基础》,“她看不懂的。”
“所以她才需要大英词典以及基本的书面文字教学——我和Eurus会亲自教除非你也想加入。”

John瞟了一眼Sherlock夹在身侧的大英词典,苦苦笑了一声,“我知道Rosie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她痴迷物理,洞察力是这个年纪的小孩子不会有的,但是Sherlock,我希望Rosie普通点儿。”
一只温暖的大手攀上他的肩膀,轻轻的捏了捏,“我们会保证她过得平安快乐,John,”Sherlock低头认真地看着他的医生,“我发过誓,即使我失败了,让你又一次经受了失去的痛苦,但我要你相信我会拼尽全力用我的生命保护你们父女,我会保证她的与众不同让她变成一个更好的人,我也希望你相信你的女儿,尊重她的选择就像你尊重我的特别之处一样。”
“......”John放松自己的身体向侦探靠去一点,低低地笑了笑,“你是对的,Sherlock,你是对的。”
Sherlock侧头把鼻尖埋入矮个儿男人的金发里,温暖地微笑,“走吧,付了钱回家,小鬼要等不及了。”


15.

那是有了Rosie之后除了那个家庭矛盾以外的第一个步入正轨的案子。

John受伤了,幸运的是枪子只是擦过了腿部,让他流了不少血。
Sherlock却像有人抢了他的头骨似的反应激烈,他一脸惊慌地把John扶到一边,在John的连声保证下无视了凶手,拿出小刀割开John的裤子,检查他的伤势。
“你该庆幸,要是你John有什么三长两短,你别想从这里走出去!”他对罪犯嘶吼的样子让John都忍不住抖了抖。

(改编自原著案子《三个同姓人》)

他们让前来逮捕犯人的苏格兰场处理了John的腿,然后回到了221B。
Molly已经招呼小姑娘睡了,她有些紧张地确认两个看着狼狈的男人没事,然后回221C去了。

John在Sherlock(侦探坚持)的帮助下简单洗了个澡,然后走到Rosie的房间,坐在女儿的小床边,舒了口气。
“重新开业的第一天就受伤了,以后你懂事了,我出点什么事怎么办啊。”他柔声呢喃着,为他的孩子掖了掖被子。

十五分钟后,Sherlock走进了Rosie的房间,在John身边坐下,“你果然在这儿。”
他很自然地摸摸Rosie胖乎乎的小手,然后把John轻轻搂进怀里。
“呃,Sherlock?你在干什么?”他有些慌乱地用气音问。

“吓死我了。”Sherlock灼热的呼吸喷进他的衣领,这让好医生有些不自在地僵硬了身体。
“要是真的打中你了,我真希望当时我是真的掉了下去。”Sherlock的声音有些发抖,“我总在给你带来危险。我看见你那踉跄的一下,我就想到那口井,上帝啊那口井......!”
“别说瞎话了,”John听着他语调里的哭腔,心里抽疼抽疼的,他放松了许多,回手抱住Sherlock,“你不知道你的出现对我来说有多重要。”
Sherlock微微拉开距离,笼着一层湿气的眸子盯着John,“你保证,把你自己的安危放在第一,你要是真的觉得我重要就不准对我说赴汤蹈火这个词。”
要不是他一脸被欺负的小孩子的表情,这种语速和分析案情似的口气会让John以为他念错台词了。
“不,我会为你赴汤蹈火。”John握住Sherlock的一只手腕,力道坚决,他仰向侦探的脸泛着微微的红热。
“你,你怎么敢——”Sherlock看起来气极了,他狠狠地皱了皱鼻子,空闲的手掌滑上前军医的脖子,另一只手反手抓住医生的胳膊,对着那双颜色好看的薄唇吻了下去。

后来他们结婚了,其实就是一个半月之后。
Mycroft还有Holmes夫妇以及Hudson太太为他们匆忙随便、没有认真策划婚礼而生气。
但是当John的脸庞在Sherlock为他戴上戒指的那一刻少见地变成红彤彤的颜色时,所有人都欢呼着鼓了掌,除了左手被Mycroft拽出了一层汗的探长先生和拽着爱人的手的英国政府。

Sherlock很满意自觉叫Papa的Rosie。
“嗯,乖女儿。”

(未完)

评论(8)

热度(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