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夏完结后小段子】他们所有人(番外二.老伴)

第二篇是麦雷,挺正经的小短篇来着,虽然还是个小短篇QWQ


番外二.老伴


    伦敦永远是雨季。清晨的雾气笼罩着泰晤士河面,路灯将暖黄色的灯光映在波光粼粼的水面,然后静静听着微弱的雨点击打城市的交响乐。

    清晨在城市里穿梭的人穿上了大衣,手边总要拿一把伞,以免这柔和的小雨突然变成倾盆的瀑布。

    Mycroft在这样的伦敦清晨醒来,床头的电子钟闪着明晃晃的蓝光,提醒他现在才凌晨五点半。

    

    很早。Mycroft继续闭上眼睛。

    睡不着。

    他睁开眼,看见窗外身形影影绰绰的大树摇晃着树叶,天空漆黑,不像太阳即将升起的样子。

    Greg呢?他会不会也醒着呢?

    Mycroft想着,脑海里浮现那个男人掐灭了一根烟,揉着灰色的脑袋瘫在沙发上叹了口气,说昨天晚上又失眠了。

    伦敦是个犯罪的城市。就像所有大都市一样,即使在英国这个生活总显得清清淡淡的国度里,也是一样。别看苏格兰场总是被他那位弟弟骂的一无是处,没有这些警察,伦敦也不会太平。低级的犯罪并不难解决,人力足够即可,但其发生数量不可小觑,一旦放松,整个城市的治安就会开始变差。

    苏格兰场的探长Lestrade保证着这一切完美地进行。无疑,Lestrade是个优秀的警长,他机警勇敢,有一手好枪法,洞察能力和管理能力也在很多人之上,虽然跟Holmes这些人不能比,但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Mycroft很满意他的存在。

    尤其是,Greg是个那么温柔的人,就像他那双灰色的剔透的眼珠,他的双手搭在你肩膀的时候就像壁炉里窜动的火苗,让人舒服地战栗......


    胡思乱想着,Mycroft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清冷的空气让他抖了抖。他抓过放在床边的大衣披上,然后打开了床头的灯。

    窗外雨很大。Mycroft突然想去找他。


    五点五十分,Lestrade被门铃响起的声音闹醒。

    是谁这么早?Lestrade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赶紧下床去开门。这么急着来找他,肯定是要紧的事,说不定是什么案子,或者Sherlock那家伙又干了什么好事。

    结果出乎他的意料。

    站在门外的是一个缩在大衣里,打着小黑伞的大英政府。


    “呃......Mycroft?你怎么......快,快进来!”Lestrade赶紧拉着他进门,外面的雨在越下越大了。

    Mycroft笑眯眯地跟进来,收了的伞湿淋淋的,Lestrade帮他收到了一边放好。

    Lestrade的家没有Mycroft的那么大,家具也多,有点拥挤,但是暖乎乎的,也有可能是因为烧了一夜的壁炉以及在暖气的包围下睡了一夜的Lestrade。

    探长刚刚起来,头发乱糟糟的,睡衣也被睡得不太整齐,松垮垮地挂在身上,站在壁炉的边上,睁着还不太清醒的灰色眼睛,显得不那么成熟稳重,倒年轻了几岁,看着有些可爱。

    Mycroft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直到探长端着一杯红茶塞到他手里。

    

    “怎么这么早来找我?出什么事了吗?”Lestrade在他对面坐下,神情紧张了几分。

    Mycroft却摇摇头。“没什么,就是醒的太早了。”

    “......你醒的太早了,没事干然后来找我,是这个逻辑吗?”Lestrade有些错愕,“你为什么要来找我?”

    “是这个逻辑。我没事干,想找人说说话,就想到你了。”Mycroft吹了吹液面,小啜了一口,有点烫。


    “一个电话就好了怎么还自己跑过来了......”Lestrade咕哝了两句,然后向沙发里面靠了靠,“想要我陪你说什么?”

    

    “Alisa这段时间怎么样?”

    “挺好的,过两年就要毕业了,成绩不错,也挺乖的,隔三差五给我打个电话,有时也回来看看。”

    “我知道,她最近又发表了几篇论文,观点新颖,每篇我都有认真拜读。”

    “......看来你还挺关心我女儿。”

    “我可一直把Alisa当自己的女儿。”


    “......是嘛。”Lestrade转过头看了看别处,“本来就是你的教女。”

     Greg的耳朵红了。Mycroft愉悦地想。


    “时间过得真快,Sherlock这个麻烦精都结婚了。”Lestrade突然说。

    “是啊,Holmes家就只有我是独身了。”Mycroft和道。

    “你......身份特殊嘛。”


    “你呢?Greg,想再婚吗?”


    Lestrade看了他一眼,那种表情好像真的关心这个似的,好像只要Lestrade说是,他就会去帮他物色一个相亲对象。

    “不,Alisa这么大了,我不担心她会缺少母爱什么的。”


    “那你呢?老了以后也一个人吗?”Mycroft看着他,依旧微微笑着。

    “我还有那么多朋友,哪里算一个人......”Lestrade半是敷衍地说。

    “我住腻了。”

     Mycroft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嗯?”

    “一个人住着还真挺无聊的。”Mycroft喝掉最后一口茶,放下杯子。

    “那你想......?”


    “我看你这里挺好的。”

    “My...Mycroft?!!”


    “我想好探长不会介意的。”Mycroft对他微笑,然后舒服地眯着眼睛窝进沙发里。

    “你是认真的?”Lestrade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不必费心准备太多,有睡的地方就行了,今天下午Casiopeia会把我的必要物品带过来。”

    “你要...住多久?”

    “直到我不需要有个人陪着我吧。”

    “......六点了,你早上吃什么?”



    ---

    后来,Mycroft还是回到了自己的宅子,虽然有时候他的秘书会为他把苏格兰场的领导绑架到这里来住一段时间。

    再后来他们都退休了,Mycroft的宅子里就有了两个老爷爷,一个黑发变成白发,一个灰发变成银色,常常互相挽着在花园里散步,有时坐着一辆小黑车到贝克街去转转。

    

    有人问过苏格兰场的老探长,为什么不去找个老伴好让自己晚年不太孤单呢?

    Greg Lestrade说:“孤单什么,从我当上探长开始就陪着我的人,现在也陪着我呢。”




   TBC


评论(1)

热度(69)